<blockquote id="ohe5x"></blockquote>
<table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able>

  • <pre id="ohe5x"></pre>

  • <p id="ohe5x"><strong id="ohe5x"></strong></p>

        <bdo id="ohe5x"></bdo>
        <td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d>
        當前位置:首頁 > 聯盟故事 >球鞋事件的背后,是出格的表演,李寧的憋屈以及規則的失語

        球鞋事件的背后,是出格的表演,李寧的憋屈以及規則的失語

        發布時間:2019-10-25 00:34:24
        作者:邁迪爾標桿學習


        易建聯的“球鞋事件”一出,立刻引發了軒然大波。球迷熱議、媒體關注,一時間,“球鞋事件”的風頭儼然蓋過了球賽本身,成為了CBA本賽季最受矚目的焦點話題。


        北京時間11月2日,廣東男籃客場挑戰深圳男籃,廣東隊球員易建聯在比賽中上演回歸CBA首秀,在這場全國直播的比賽中,原本渴望一睹易建聯精彩表現的球迷,卻看到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一石激起千層浪



        比賽進行到第二節時,原本穿著聯賽贊助商李寧公司球鞋的易建聯突然將其腳下的戰靴脫在籃筐之下,并穿著襪子在全場觀眾“換鞋!換鞋!”的起哄聲中走下場去。而在第二節進行到一半時,易建聯又換上個人簽約品牌耐克公司的球鞋要求上場,在與當值主裁判楊茂功進行了短暫溝通并遭到后者的拒絕后,易建聯直接離開賽場返回了更衣室。

        ?

        中場休息過后,易建聯依舊沒有上場的表示。于是,包括耐克、李寧以及當值技術代表王卓平在內的多位相關人員進入更衣室與其進行了協商。最終,易建聯在第三節再次返回球場,他的腳上依然穿著耐克鞋。


        ?

        這樣的事件一出,立刻引發了軒然大波。球迷熱議、媒體關注,一時間,“球鞋事件”的風頭儼然蓋過了球賽本身,成為了CBA本賽季最受矚目的焦點話題。

        ?

        關注CBA的朋友們都知道,今年夏天,中國籃協發布通知,取消了CBA聯賽本賽季的特許貼標鞋。在首輪新疆男籃的比賽中,耐克旗下的周琦就因拒穿李寧球鞋而被禁止出場。之后,周琦、王哲林等人也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該項規定的不滿。

        ?

        昨天,籃協在官網發布通知,現場技術代表若發現違規行為,將予以運動員警告1次,如果該運動員仍不更換聯賽指定裝備及配飾,技術代表有權停止該運動員本場比賽,同時球員次輪追加停賽1場。


        ?

        同時,中國籃協給予周琦、王哲林、李根、可蘭白克通報批評,其中周琦和王哲林因球鞋違規,李根和可蘭白克-馬坎則是因為未按規定穿著比賽球襪。如再出現此種情況,將根據規定,給予違規球員當場停賽處罰。

        ?

        或許這四位還不敢同籃協公開叫板,但易建聯卻不同。此次“球鞋事件”在令全國球迷感到驚訝的同時,易建聯也用脫鞋下場的方式公然對籃協的權威進行了挑戰,也給中國籃協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出格的阿聯



        在賽后接受媒體采訪時,易建聯表示:“我清楚這是商業的斗爭,我穿鞋是因為跟腱有傷,自己穿鞋比較小心。應該說2010年的時候,穿錯了一款鞋導致跟腱發炎,后來在醫生的建議下對鞋的選擇很仔細,包括鞋底、鞋墊都需要特制,因為跟腱很容易因為腳的原因(受傷),這都是運動科學。申請的鞋子我賽前試過了,不是說李寧鞋子不行,他們是很好的公司,只是我的腳真的是有傷在那里。我在比賽期間向技術臺請示過,自己的腳受不了,技術臺說沒辦法,要堅持。應該說這場球,我也沒辦法,規定就是規定。后面怎么辦?我也不知道?!?/span>


        ?

        我們先來看易建聯的“官方理由”,即健康問題是其在球鞋問題上的最大關切。相比耐克,易建聯認為李寧的球鞋在質量上并無不足(“不是說李寧鞋子不行”、“不是說其他鞋和其他品牌的問題,只是說商家給我特別定制特別選出來了這款鞋,這跟品牌沒有關系”),只是耐克針對易建聯的具體情況進行了球鞋方面的訂制。

        ?

        那我們不禁要問,難道李寧公司作為韋德的簽約品牌,就沒有為易建聯量身定制球鞋的能力?雖然兩人情況有所不同,但在訂制球鞋上,禹唐認為難度并不會太高。而李寧公司一旦收到易建聯的請求,也必然會對易建聯予以重點照顧。當然如果易建聯向李寧公司進行球鞋訂制的請求,但對方沒有訂制球鞋的能力,這就是另一回事了。


        ?

        那易建聯在李寧為其訂制球鞋并生產制造前就只能將就了嗎?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李寧公司沒有為其生產訂制球鞋的能力,那么李寧公司在理性上也并無過錯,只不過因為能力問題,會受到指責與詬病。但如若李寧公司有能力生產訂制球鞋,但易建聯自己沒做要求,反而緊抱著耐克不放,那他就必須遵從聯盟的規定,被禁止上場。

        ?

        周琦、王哲林們也是一樣,既然籃協早早頒布了規定,那么大可提前與李寧公司進行溝通,如果是李寧公司能力上的不足,那么他們的抗議自然無可厚非,但現在,想必他們個人贊助商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


        ?

        在這件事上,以易建聯為代表的“耐克幫”們既有職業之處,即努力維護個人贊助商的利益(當然同時維護的也是他們自己的代言價值),又有不職業之處,即違反了CBA的相關規定,從而導致了聯賽整體利益的受損。但是兩者相比,毫無疑問,聯賽的整體利益要高于球員個人利益,要不然在NBA中,耐克旗下的球員也大可拒絕身著聯盟的阿迪球衣。

        ?

        既然聯盟有了相關規定,那么球員就必須遵守,就一如有了法律,公民就必須遵守一樣。聯盟中的球員違反了聯盟的規定,就好比社會里的公民違反了法律,是應當受到制裁的,這是現代社會中最基本的契約精神。

        ?

        只不過,現在的問題已經從無可爭議的“該不該遵守規定/法律”被轉化成了“這個規定不合理,那么我該不該遵守”,或者極端點說,就是“惡法非法”和“惡法亦法”的爭論。拋開理論,從現實可行性上來講,規則與法律依然是我們判斷一個行為合理性時,最重要的標準。


        ?

        無論如何,當易建聯從NBA回歸,再次注冊成為一名CBA球員后,就代表著他必須遵守CBA的有關規定,而其昨天對聯盟的公然挑釁,則是對聯盟球員公意(general will)的背叛,當然,他也否定了當初進行球員注冊時的自己。

        ?

        值得一提的是,當易建聯要表達自己的意愿,抗議相關規定的不合理,維護自己個人贊助商的利益時,其表達的方式是非常出格的。作為聯盟的招牌球員,難道非要在全國觀眾前,將聯賽主贊助商的鞋扔在場上,自己卻光著腳走下場?


        善變的籃協



        昨天的劇情大可不必這么復雜,在易建聯換上耐克要求上場遭拒后,此事本可告一段落,但吊詭的是,經過協商,籃協又同意易建聯在第三節再次穿著耐克返回球場。如果之前的錯在阿聯,那么這一段劇情的錯,毫無疑問是在籃協。



        ?

        和阿聯忽視了聯盟規則一樣,籃協也漠視了自己制定的規則。如果說易建聯的行為還有著背后的耐克作為支撐,那么籃協的善變則更令人摸不著頭腦。既然規則是自己定的,那么就該以此為判斷是否對錯的標準,并將其堅持到底。

        ?

        一旦籃協對自己制定的規則輕易改變,那么無論是籃協,還是規定本身,又有何權威可言?既然易建聯能夠以“健康問題”為由被允許穿著耐克出場,那么周琦、王哲林們又何嘗不可呢?如果這樣,李寧的合法權益又該往哪里放呢?

        ?

        因此在禹唐看來,籃協在允許易建聯再次上場的判斷上,是顯而易見的失誤,這樣的判斷不利于自身權威的建立,不利于贊助商合法權益的保障,也不利于聯賽的良性運營。


        ?

        在此次事件中,關于籃協的爭議話題還有一個,即隱藏在“球員該不該遵守籃協的規定”背后的“籃協的規定合不合理”。在楊毅老師看來,如果CBA只允許一個品牌出現,無疑將極大地限制其他品牌對聯賽的推廣與傳播。禹唐認為這也是球迷們所爭論的焦點所在,即籃協是否有權占有球員穿什么鞋的權利,以及這樣的權利是否合理。

        ?

        前一個問題的答案毋庸置疑,球員作為商業聯賽的一份子,在簽訂協議的時候就讓渡了相關權利,如果不認可相關規定,大可退出CBA前往NBA乃至歐洲發展。在籃協與主贊助商簽署的協議包含了相關條款的情況下,球員注冊成為CBA球員就代表了對相關規定的無條件遵守。

        ?

        至于后一個問題,鑒于被球迷所尊崇的NBA聯賽沒有類似的規定,同時考慮到品牌曝光局限性的問題,因此CBA的這一規定受到了球迷的諸多詬病,但我們也應看到,同NBA相比,CBA的環境與特點有著巨大的差異。


        ?

        縱使是聯盟本土頭號球星易建聯,去到NBA,也只能處于中下游的水平,那么其他球員的商業價值究竟又有多少呢?

        ?

        要知道,據媒體報道,NBA之前跟阿迪達斯的合同也只不過是11年4億美元,即使這樣,阿迪達斯也因權益得不到保障從而結束了同NBA的合作,由耐克取而代之。而如今,NBA也只不過是耐克一家獨大的局面,至于阿迪、UA、安踏等競品,在NBA市場上同耐克相比,仍相距甚遠。

        ?

        在這樣的背景下,籃協如果不讓渡球鞋相關權益,又如何能夠給李寧5年20億的巨額投入以充分的回報呢?沒有李寧這種本土企業的投入,聯賽相對健康的運營環境又由誰去構筑呢?


        ?

        另外我們也應看到,耐克在贊助中國男籃以及美國男籃時也有著類似的條款,不允許國手們穿耐克之外的品牌,那這個問題我們是否也應一視同仁地看待呢?

        ?

        當然,這并不是該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從臺面上講,為了保障球員個人利益的最大化,聯賽在未來應當放開球鞋的相關權益,但在聯賽職業化、市場化改革的現階段,我們也應對籃協的這項規定予以一定程度上的理解。

        ?

        不過整體而言,在這次事件中,籃協的善變與和稀泥實在與“職業”有所相違,也是最應該被詬病的地方。


        憋屈的李寧



        ?

        在此次事件中,李寧無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也是最無辜的一方。作為聯賽贊助商,他們花費了5年20億元的巨資,到頭來卻落個這番下場,成為了冤大頭,著實令人扼腕嘆息。與此同時,經過此次事件,也讓禹唐對CBA未來的健康運營能力產生了大大的疑問。

        ?

        籃管中心競賽辦公室在接受記者關于為何今年取消貼標鞋時表示,“今年將違規裝備的處罰變得如此嚴格其實是李寧的決定,作為聯賽的主贊助商他們有這樣的權利不允許運動員穿戴其他品牌的裝備。雖然籃協會在其中做出協調,但是還是要以贊助商的態度為準,籃協要保護贊助商本來就擁有的權益?!?/span>

        ?

        李寧作為一家民營企業,耗費巨資成為了CBA的贊助商,自然有權利爭取自己的利益。既然籃協已經同其達成協議,那么自然就要保護李寧的合法權益,如果籃協如此善變,易于屈服于特殊球員的特殊要求以及其背后個人贊助商的利益,那么李寧如此巨額的贊助費就顯得毫無意義,最后,受害的仍是聯賽本身。


        ?

        同5年20億的價格相比,耐克簽下易建聯等人的價格可以說是相當廉價,如果只需用這樣的低價就能簽下聯盟中最大牌的球星們,那么李寧的天價合同只能使李寧自己吃虧,并進一步映襯了耐克的成功,一如阿迪達斯之于NBA一般。

        ?

        既然如此,在李寧今年的贊助合同結束后,又有誰愿意用相近的價格進行續約呢?耐克沒有充分的理由,既然能夠以相對低廉的價格簽下CBA的招牌球星們,又何必耗費巨資去成為聯賽的贊助商?而安踏、匹克們看到了李寧的遭遇后,想必也會躊躇不前。

        ?

        沒有像李寧這樣的企業來付出巨額贊助費,那聯賽的相對健康運營又從何談起?就像蘇群老師說的那樣,“李寧后來豪擲5年20億,固然是商戰的結果,另一方面也給聯盟帶來很大好處,要知道以前CBA是沒有分紅的,但近幾年每個賽季每支俱樂部都可以分紅1500萬元以上。對一些家窮業薄的俱樂部來說,這筆分紅差不多是整個賽季投入的1/3左右,在有的俱樂部占比甚至更高?!?/span>



        可以說,近幾年CBA相對健康的運營環境離不開李寧的巨額投入。而CBA下一個周期40億乃至60億的媒體版權費,在這樣的背景下,也顯得沒有足夠的根基。因此,作為CBA的贊助商,李寧代表的是CBA的商業化與職業化程度,在此次事件中,李寧是直接的受害者,而更深遠的受害者,則是CBA聯賽。


        結語



        在此次事件中,阿聯之所以選擇以這樣極端的方式進行抗議,背后自然也有耐克若隱若現的身影。除了耐克外,我們還能看到球迷對權力機關唐吉坷德式的審判,以及籃球作為一個舶來品,被我們習慣性地以NBA作為衡量標準時的有失偏頗。

        ?

        截至目前,易建聯已在微博上就事件造成的負面影響公開道歉,但影響已經造成,而籃協一邊仍未對事件進行公開表態。這是一次關乎聯賽職業化發展以及未來優化商業模式的重要事件,相關各方在此次事件中暗暗角力,對于這次事件的進展,禹唐也將予以持續的關注。


        聲明:配圖除署名外均來自網絡,本文為禹唐體育原創,未經同意不得轉載。轉載、合作、勾搭請加微信yutangxzs。


        友情鏈接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不卡,好爽好黄好刺激的视频,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国产欧美视频综合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