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ohe5x"></blockquote>
<table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able>

  • <pre id="ohe5x"></pre>

  • <p id="ohe5x"><strong id="ohe5x"></strong></p>

        <bdo id="ohe5x"></bdo>
        <td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d>
        當前位置:首頁 > 批發排行 >《刑事審判參考》1-1151號指導案例合集(中)|檢言析案

        《刑事審判參考》1-1151號指導案例合集(中)|檢言析案

        發布時間:2020-03-18 02:01:35
        作者:檢而言法

        《刑事審判參考》系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主辦的業務指導和研究性刊物,自1999年4月創辦。其中“指導案例”板塊選擇在認定事實、采信證據、適用法律和裁量刑罰等方面具有研究價值的典型案例,詳細闡明裁判理由,為刑事司法工作人員處理類似案件提供具體的指導和參考。最新一期為2017年03月出版的總第106集(2015年第5集)。合訂本名為《中國刑事審判指導案例》。檢言君今天將其出版的所有指導案例目錄及內容要點發布(共1151號),收藏本文后,在需要時可以微信文章“搜索頁面”方式查找。指導案例版權歸最高人民法院及原作者所有。


        《刑事審判參考》1-106集案例大合集(中)

        (第519-975號指導案例)


        參考:應用案例辦案的簡明方法論——“三看六問”|檢言經驗談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1期,總第66期)?

        [第519號]李寧侵犯商業秘密案——如何認定侵犯商業秘密罪中的經營信息與重大損失?

        [第520號]李洪生強迫交易案——使用暴力強行向他人當場“借款”并致人輕傷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521號]王乾坤故意殺人案——聚眾斗毆既致人死亡又致人輕傷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522號]翁見武故意殺人案——被告人報警后又繼續實施犯罪行為的,是否構成自首

        [第523號]陳金權故意殺人案——故意殺人案件能否由人民法院作為自訴案件直接受理

        [第524號]索和平故意傷害案——故意傷害致死尊親屬的如何量刑

        [第525號]王秋明故意傷害案——被告人在案發后電話報警的行為是否成立自首??

        [第526號]毛君、徐杰非法侵入住宅案——入戶盜竊財物數額未達到盜竊罪定罪標準,嚴重妨礙他人的居住與生活安寧的,可以按非法侵入住宅罪定罪處罰

        [第527號]詹偉東、詹偉京盜竊案——通過紡織品網上交易平臺竊取并轉讓他人的紡織品出口配額牟利的行為如何定罪

        ?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2期,總第67期)

        [第528號]武漢同濟藥業有限公司等四單位及孫偉民等人販賣、運輸、制造、轉移毒品案——不明知他人購買咖啡因是用于販賣給吸毒人員的情況下,違規大量出售咖啡因的行為不構成販賣毒品罪

        [第529號]吳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販賣毒品案——如何區分販毒網絡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責?

        [第530號]侯占齊、李文書、侯金山等人走私、販賣毒品案——對家族式毒品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對較小地位相對較低的主犯,可酌情從輕判處刑罰

        [第531號]趙揚運輸毒品案——如何把握運輸毒品罪適用死刑的一般標準

        [第532號]吉火木子扎運輸毒品案——如何把握運輸毒品案件中毒品數量與死刑適用的關系

        [第533號]李補都運輸毒品案——被告人運輸毒品數量大,但不排除受人雇傭的,如何量刑

        [第534號]王丹俊販賣、制造毒品案——如何把握新型毒品案件的法律適用標準

        [第535號]李昭均運輸毒品案——如何把握運輸氯胺酮犯罪的死刑適用標準

        [第536號]趙敏波販賣、運輸毒品案——未進行毒品含量鑒定的新類型毒品案件應如何量刑?

        [第537號]王佳友、劉澤敏販賣毒品案——對有特情介入因素的案件如何量刑?

        [第538號]申時雄、汪宗智販賣毒品案——如何認定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數量引誘??

        [第539號]馬良波、魏正芝販賣毒品案——被告人提供的在逃犯的藏匿地點與被告人親屬協助公安機關抓獲該人的實際地點不一致的,能否認定為立功?

        [第540號]張樹林等走私、販賣、運輸毒品案——對有重大立功表現但罪行極其嚴重的被告人如何量刑

        [第541號]吳乃親販賣毒品案——罪行極其嚴重,雖有重大立功,但功不抵罪,不予從輕處罰

        [第542號]賀建軍販賣、運輸毒品案——保外就醫期間再犯毒品犯罪的應當認定為毒品再犯

        [第543號]龍從斌販賣毒品案——對毒品犯罪數量接近實際掌握的死刑適用標準,又系毒品再犯的,如何體現從重處罰

        [第544號]呷布金莫販賣毒品案——對販賣毒品數量剛達到死刑適用標準,但系毒品慣犯的,如何量刑?

        [第545號]依火挖吉、曲莫木加、俄木阿巫販賣、運輸毒品案——審理先歸案被告人過程中,在逃的共同犯罪嫌疑人歸案的,應如何處理

        [第546號]王會陸、李明等人販賣、運輸毒品案——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但系毒品再犯的,亦應從嚴懲處?

        [第547號]馮忠義、艾當生販賣、運輸毒品案——對同時為自己和他人運輸毒品的被告人,應如何量刑

        [第548號]李良順運輸毒品案——被告人以高度隱蔽的方式運輸毒品,但否認明知的,如何認定

        [第549號]龍正明運輸毒品案——被告人到案后否認明知是毒品而運輸的,如何認定其主觀明知

        [第550號]周桂花運輸毒品案——被告人以托運方式運輸毒品的,如何認定其主觀明知

        [第551號]閔光輝、馬占霖、帕麗旦木?買森木販賣毒品案——如何確定毒品犯罪案件的地域管轄

        [第552號]胡元忠運輸毒品案——人“貨”分離且被告人拒不認罪的,如何運用間接證據定案?

        [第553號]李陵、王君亞等販賣、運輸毒品,非法買賣、運輸槍支、彈藥案——被告人到案后不認罪的,如何認定其犯罪事實

        ?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3期,總第68期)

        [第554號]房國忠故意殺人案——醉酒狀態下實施犯罪,量刑時可否酌情考慮導致行為人醉酒的原因?

        [第555號]胡忠、胡學飛、童峰峰故意殺人案——如何確定雇兇者與受雇者的罪責?

        [第556號]劉寶利故意殺人案——如何認定被害人過錯?

        [第557號]林燕盜竊案——保姆盜竊主人財物后藏于房間是否構成盜竊既遂

        [第558號]李富盜竊案——開庭審理后發現檢察機關起訴的案件系自訴案件的應當如何處理?

        [第559號]賈志攀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案——虛假地震信息能否認定為虛假恐怖信息?

        [第560號]卞長軍等盜掘古墓葬案——盜掘古墓葬罪中主觀認知的內容和“盜竊珍貴文物”加重處罰情節的適用

        [第56l號]姚乃君等非法行醫案——對罪證不足的刑事附帶民事自訴案件可不經開庭審理直接駁回起訴?

        [第562號]梁曉琦受賄案——收受無具體金額的會員卡、未出資而委托他人購買股票獲利是否認定為受賄

        [第563號]張群生濫用職權案——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以單位名義擅自出借公款給其他單位使用造成巨大損失的行為如何定罪

        ?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4期,總第69期)

        [第564號]周新橋等非法經營案——刑法修正案頒布實施前未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批準,非法經營期貨業務的行為是否構成非法經營罪

        [第565號]閆光富故意殺人案——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機關通知后到案,但在公安機關掌握部分證據后始供述的。不能認定為自首

        [第566號]卜玉華、郭臣故意殺人、搶劫案——共同搶劫中故意殺人案件的認定和處理

        [第567號]陳玲、程剛案故意傷害——父母為教育孩子而將孩子毆打致死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568號]張化故意傷害案——聚眾斗毆致人死亡的應如何定罪

        [第569號]韓霖故意傷害案——如何認定防衛過當?

        [第570號]白宇良、肖益軍綁架案——綁架罪未完成形態的區分

        [第571號]李彬、袁南京、胡海珍等綁架、非法拘禁、敲詐勒索案——幫人“討債”參與綁架,與人質談好“報酬”后將其釋放,事后索要“報酬”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572號]寸躍先搶劫案——死刑案件如何切實貫徹證據裁判原則

        [第573號]劉珍水侵占案——涉眾型刑事自訴案件可以進行合并審理

        [第574號]楊培珍挪用公款案——利用職務便利將關系單位未到期的銀行承兌匯票背書轉讓用于清償本單位的債務,同時將本單位等額的銀行轉賬支票出票給關系單位的行為,不構成挪用公款罪?

        ?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5期,總第70期)

        [第575號]楊輝、石磊等破壞電力設備案——盜竊電力設備過程中,以暴力手段控制無抓捕意圖的過往群眾的不構成搶劫罪?

        [第576號]劉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未遂的應依何標準進行處罰

        [第577號]譚某合同詐騙案——業務員冒用公司名義與他人簽訂合同違規收取貨款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578號]沈容煥合同詐騙案——涉外刑事案件中境外證據的審查與認定

        [第579號]吳金義故意殺人案——物證提取不全或來源不清案件的證據審查

        [第580號]虞正策強奸、搶劫案——在入戶強奸過程中臨時起意劫取財物的,能否認定為“入戶搶劫”

        [第581號]龔文彬等搶劫、販賣毒品案——詐騙未得逞后以暴力手段取得財物的如何定性?

        [第582號]楊聰慧、馬文明盜竊機動車號牌案——以勒索錢財為目的盜竊機動車號牌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583號]楊飛侵占案——如何理解和認定侵占罪中的“代為保管他人財物”?

        [第584號]周小華受賄案——特定關系人在受賄案件中的認定問題

        [第585號]蔣勇、唐薇受賄案——如何認定國家工作人員與特定關系人的共同受賄行為?

        ?

        《刑事審判參考》(2009年第6期,總第71期)

        [第586號]孫偉銘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醉酒駕車連續沖撞致多人傷亡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587號]李躍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在城市主干路采用故意駕駛機動車撞擊他人車輛制造交通事故的手段勒索錢財的行為如何定罪

        [第588號]胡斌交通肇事案——超速駕車撞死人行道內行人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589號]馮支洋等嫖宿幼女案——對嫖宿幼女罪如何進行宙查認定?

        [第590號]張世明搶劫案——非同案共犯供述的證明力認定

        [第591號]王微、方繼民詐騙案——將他人手機號碼非法過戶后轉讓獲取錢財行為如何定性

        [第592號]許實義販賣、運輸毒品案——毒品犯罪被告人主觀明知的認定

        [第593號]彭佳升販賣、運輸毒品案——因運輸毒品被抓獲后又如實供述司法機關未掌握的販賣毒品罪行不構成自首

        [第594號]廖常倫貪污、受賄案——村民小組長在特定情形下屬于“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

        [第595號]張留群受賄案——村民組組長依法從事公務的認定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1期,總第72期)

        [第596號]法院裁定終結執行被執行人龍金罰金案——刑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的罰金減免程序如何操作

        [第597號]訾北佳損害商品聲譽案——如何認定損害商品聲譽罪中的“他人”?

        [第598號]張東生故意殺人案——被告人具備自首要件,其親屬不配合抓捕的不影響自首的成立?

        [第599號]楊淑敏故意殺人案——在被告人翻供的情況下如何根據供證關系定案

        [第600號]閆子洲故意傷害案——將正在實施盜竊的犯罪分子追打致死的行為如何量刑

        [第601號]朱高偉強奸、故意殺人案——中止犯罪中的“損害”認定?

        [第602號]程稚瀚盜竊案——充值卡明文密碼可以成為盜竊犯罪的對象

        [第603號]曾鞏義、陳月容非法狩獵案——私拉電網非法狩獵并危及公共安全的,應當如何處理

        [第604號]吳晴蘭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犯意誘發型”案件如何處理

        [第605號]謝懷清等販賣、運輸毒品案——毒品共同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先后翻供的,如何認定案件事實

        [第606號]房立安、許世財非法買賣制毒物品案——如何認定非法買賣制毒物品罪?

        [第607號]汪光斌受賄案——沒有利用查禁犯罪職責獲取的線索可以構成立功

        [第608號]李萬、唐自成受賄案——國有媒體的記者能否構成受賄罪的主體

        ?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2期,總第73期)?

        [第609號]楊俊杰、周智平侵犯商業秘密案——自訴案件中如何認定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要構成要件

        [第610號]侯衛春故意殺人案——在故意殺人犯罪中醉酒狀態能否作為酌定從輕處罰情節

        [第611號]李官容搶劫、故意殺人案——對既具有自動性又具有被迫性的放棄重復侵害行為,能否認定犯罪中止

        [第612號]周建平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案——非法購買公民電話通話清單后又出售牟利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613號]王志堅搶劫、強奸、盜竊案——如何把握搶劫犯罪案件中加重情節的認定

        [第614號]張令、樊業勇搶劫、盜竊案——協助抓獲盜竊同案犯,該同案犯因搶劫罪被判處死緩,能否認定為重大立功

        [第615號]郝衛東盜竊案——如何認定盜竊犯罪案件中的“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

        [第616號]岑張耀等走私珍貴動物、馬忠明非法收購珍貴野生動物、趙應明等非法運輸珍貴野生動物案——具有走私的故意,但對走私的具體對象認識不明確如何定罪處罰

        [第617號]智李梅、蔣國峰販賣、窩藏、轉移毒品案——被告人曾參與販賣毒品,后又單方面幫助他人窩藏、轉移毒品的,如何定罪

        ?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3期,總第74期)

        [第618號]陳金豹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認定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中的“參加”行為

        [第619號]鄧偉波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把握和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特征?

        [第620號]黃向華等組織、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陳國陽、張偉洲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主觀要件

        [第621號]李軍等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理解和把握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主觀構成要件和積極參加行為

        [第622號]張志超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理解和把握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非法控制特征

        [第623號]劉烈勇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結合具體案情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非法控制特征?

        [第624]區瑞獅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界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和成員個人犯罪

        [第625號]王平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經濟特征

        [第626號]張寶義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的罪責?

        [第627號]張更生等故意殺人、敲詐勒索、組織賣淫案——如何區分黑社會性質組織和有違法犯罪行為的單位

        [第628號]喬永生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把握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證據要求和證明標準

        [第629號]王江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如何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及組織者、領導者對具體犯罪的罪責

        [第630號]范澤忠等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在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中如何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

        ?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4期,總第75期)?

        [第631號]吳芝橋非法制造、買賣槍支、彈藥案——如何認定非法制造、買賣槍支、彈藥罪的“情節嚴重”?

        [第632號]薛洽煌非法經營聯邦止咳露案——非法經營藥品犯罪案件中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

        [第633號]焦祥根、焦祥林故意殺人案——以欺騙手段誘使他人產生犯意,并創造犯罪條件的,構成共同犯罪

        [第634號]龍世成、吳正躍故意殺人、搶劫案——共同搶劫殺人致一人死亡案件,如何準確區分主犯之間的罪責?

        [第635號]楊春過失致人死亡案——如何區分過失致人死亡罪與故意傷害罪(致死)?

        [第636號]林明龍強奸案——在死刑案件中,被告人家屬積極賠償,取得被害方諒解,能否作為應當型從輕處罰情節

        [第637號]張紅亮等搶劫、盜竊案——劫持被害人后,要求被害人以勒贖之外的名義向其家屬索要財物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38號]傅偉光走私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認定行為人的主觀明知?對走私美沙酮片劑的犯罪行為如何適用量刑情節?

        [第639號]包占龍販賣毒品案——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區別偵查機關的“犯意引誘”和“數量引誘”?對不能排除“數量引誘”的毒品犯罪案件能否適用死刑立即執行?

        [第640號]邵春天制造毒品案——跨國犯罪案件如何確定管轄權和進行證據審查

        [第641號]方惠茹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以牟利為目的與多人進行網絡視頻裸聊的行為如何定罪

        [第642號]錢銀元貪污、職務侵占案——如何理解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國有土地的經營和管理”

        ?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5期,總第76期)

        [第643號]夏洪生搶劫、破壞電力設備案——騙乘出租車欲到目的地搶劫因惟恐被發覺而在中途放棄的,能否認定為搶劫預備階段的犯罪中止?為逃匿而劫取但事后予以焚毀的機動車輛能否計入搶劫數額

        [第644號]葉燕兵非法持有槍支案——邀約非法持槍者攜槍幫忙能否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的共犯

        [第645號]曹戈合同詐騙案——偽造購銷合同,通過與金融機構簽訂承兌合同,將獲取的銀行資金用于償還其他個人債務,后因合同到期無力償還銀行債務而逃匿,致使反擔保人遭受巨額財產損失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46號]劉愷基合同詐騙案——如何認定合同詐騙犯罪中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第647號]姚國英故意殺人案——因長期遭受虐待和家庭暴力而殺夫能否認定為故意殺人罪中的“情節較輕”?對此類故意殺人犯能否適用緩刑

        [第648號]代海業盜竊案——緩刑考驗期內犯新罪如何數罪并罰

        [第649號]詹群忠等詐騙案——利用手機群發詐騙短信,后因逃避偵查丟棄銀行卡而未取出卡內他人所匯款項,能否認定為詐騙罪的未遂形態

        [第650號]張航軍等詐騙案——利用異地刷卡消費反饋時差要求銀行工作人員將款項存入指定貸記卡當同伙在異地將該貸記卡上的款項刷卡消費完畢,又謊稱存款出錯,要求撤銷該項存款的行為,如何定罪?

        [第651號]李祥英傳授犯罪方法案——強迫他人學習犯罪方法后脅迫其實施犯罪應如何定性

        [第652號]黃德林濫用職權、受賄案——濫用職權同時又受賄是否實行數罪并罰??

        ?

        《刑事審判參考》(2010年第6期,總第77期)

        [第653號]張平票據詐騙案——盜竊銀行承兌匯票并使用,騙取數額較大財物的行為是構成盜竊罪還是票據詐騙罪

        [第654號]陳乃東故意殺人案——對“零口供”案件如何運用間接證據定案

        [第655號]朱某故意殺人、盜竊案——如何把握死刑案件的證明標準

        [第656號]陳亞軍故意傷害案——直接言詞證據為孤證其他間接證據不能形成完整證據鏈的,應依法作出無罪判決

        [第657號]覃玉順強奸、故意殺人案——對罪行極其嚴重的故意殺人未遂犯,能否適用死刑立即執行

        [第658號]劉正波、劉海平強奸案——欠缺犯意聯絡和協同行為的同時犯罪不能認定為共同犯罪

        [第659號]伍金洪、黃南燕綁架案——戶籍證明與其他證據材料互相矛盾時如何認定被告人的年齡

        [第660號]劉興明等搶劫、盜竊案——盜竊后持槍抗拒抓捕的行為能否認定為“持槍搶劫”?

        [第661號]李春旺盜竊案——在地方指導性意見對“入戶盜竊”和普通盜竊設置不同定罪量刑標準的前提下,入戶盜竊信用卡后使用的數額應否一并計入“入戶盜竊”數額

        [第662號]章來茍等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檢察官離任后在原任職檢察院辦理的案件中擔任辯護人是否違反了回避制度?若違反了回避制度,應如何處理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1期,總第78期)

        [第663號]梁俊濤非法經營案——對于制售有嚴重政治問題的非法出版物行為應如何定性

        [第664號]唐小明制作、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編寫添加淫穢色情內容的手機網站建站程序并販賣的行為應如何定罪

        [第665號]陳喬華復制、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以手機存儲卡為載體復制淫穢物品牟利的行為應如何定罪處罰?

        [第666號]李志雷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販賣指向淫穢視頻鏈接的行為定性和數量認定

        [第667號]魏大巍、戚本厚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以牟利為目的向淫穢網站投放廣告的行為如何定罪

        [第668號]張方耀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實施的淫穢電子信息犯罪的行為方式與罪名認定及該類犯罪的數量認定

        [第669號]羅剛等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如何正確把握淫穢電子信息的實際被點擊數

        [第670號]胡鵬等傳播淫穢物品案——如何把握利用網絡群組傳播淫穢物品的犯罪

        [第671號]冷繼超傳播淫穢物品案——如何認定網站版主傳播淫穢物品的刑事責任

        [第672號]宋文傳播淫穢物品、敲詐勒索案——將與他人性交的視頻片段上傳至個人博客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73號]重慶訪問科技有限公司等單位及鄭立等人組織淫穢表演案——單位利用網絡視頻組織淫穢表演的行為如何定罪量刑?

        [第674號]孫國強等假冒注冊商標案——如何認定假冒注冊商標罪中的同一種商品

        [第675號]田龍泉、胡智慧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如何結合證據準確認定實際銷售平均價格?

        [第676號]邱進特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售假公司”能否成為單位犯罪的主體

        [第677號]楊昌君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如何區分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與銷售偽劣產品罪,以及如何認定“以假賣假”尚未銷售情形下假冒注冊商商品的銷售金額、非法經營數額和犯罪停止形態?

        [第678號]王學保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案——將回收的空舊酒瓶、包裝物與購買的假冒注冊商標標識進行組裝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79號]凌永超侵犯著作權、販賣淫穢物品牟利案——販賣普通侵權盜版光碟的行為應如何定罪處罰?

        [第680號]張順等人侵犯著作權案——銷售他人享有專有出版權的圖書是否構成侵犯著作權罪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2期,總第79期)?

        [第681號]俞耀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逃逸后以賄買的方式指使他人冒名頂罪、作偽證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82號]羅某故意殺人、放火案——辦理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第683號]郭學周故意傷害、搶奪案——實施故意傷害行為,被害人逃離后,行為人臨時起意取走被害人遺留在現場的財物,如何定

        [第684號]郭永明等綁架案——戶籍登記與其他證據之間存在矛盾,如何準確認定被告人的年齡

        [第685號]張校搶劫案——醫院搶救中的失誤能否中斷搶劫行為與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

        [第686號]何鄧平搶劫案——已經原審庭審質證,但在重審階段未重新舉證、質證的證據,能否作為定案證據

        [第687號]楊飛飛、徐某搶劫案——轉化型搶劫犯罪是否存在未遂?

        [第688號]馮慶釗傳授犯罪方法案——在互聯網上散布關于特定犯罪方法的技術知識,能否構成傳授犯罪方法罪?

        [第689號]楊某、米某容留賣淫案——明知他人在出租房內從事賣淫活動仍出租房屋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690號]陳錦鵬等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對設立淫穢網站以及為其提供接入服務租用網站廣告位的行為,如何定罪量刑

        [第691號]北京掌中時尚科技有限公司等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利用手機WAP網傳播淫穢信息的牟利行為,如何認定

        [第692號]黃明惠貪污案——利用受國家稅務機關委托行使代收稅款的便利侵吞稅款的行為,如何定罪處罰?

        [第693號]黃長斌受賄案——國有企業改制期間,國家工作人員與企業解除勞動關系后,還能否被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從而構成受賄罪

        [第694號]李明違法發放林木采伐許可證案——如何判斷核發林木采伐許可證的行為與森林遭受嚴重破壞的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3期,總第80期)

        [第695號]王志勤貪污、受賄案——余罪自首的證據要求與證據審查

        [第696號]譚繼偉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報警并留在現場等候處理的,應認定為自動投案

        [第697號]王友彬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逃逸又自動投案的構成自首,應在逃逸情節的法定刑幅度內視情決定是否從輕處罰?

        [第698號]熊華君故意傷害案——現場待捕型自首的認定條件

        [第699號]呂志明故意殺人、強奸、放火案——如何認定“送親歸案”情形下的自動投案

        [第700號]袁翌琳故意殺人案——對親屬報警并協助公安機關抓獲被告人行為的認定

        [第701號]周元軍故意殺人案——不明知自己已被公安機關實際控制而投案的,不認定為自首,但可酌情從輕處罰

        [第702號]張某等搶劫、盜竊案——接受公安人員盤問時,當場被搜出與犯罪有關的物品后,才交代犯罪事實的,不視為自動投案

        [第703號]蔣文正爆炸、敲詐勒索案-——余罪自首中如何認定“不同種罪行”和“司法機關已掌握的罪行”?

        [第704號]劉長華搶劫案——如何判斷行為人是屬于“形跡可疑”還是“犯罪嫌疑”

        [第705號]李吉林故意殺人案——如實供述殺人罪行后,又翻供稱被害人先實施嚴重傷害行為的,能否認定為對主要犯罪事實的翻供

        [第706號]王奕發、劉演平敲詐勒索案——“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立功情節的具體認定

        [第707號]沈同貴受賄案——阻止他人犯罪活動,他人因未達刑事責任年齡而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人的阻止行為仍構成立功

        [第708號]霍海龍等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案——勸說、陪同同案犯自首的,可認定為立功?

        [第709號]吳江、李曉光挪用公款案——職務犯罪中自首及協助抓捕型重大立功的認定?

        [第710號]石敬偉偷稅、貪污案——被羈押期間將他人串供字條交給監管人員,對進一步查證他人犯罪起了一定的協助作用,雖不認定為立功,但可酌情從輕處罰?

        [第711號]胡國棟搶劫案——自首后主動交代獲悉的同案犯的關押場所并予以指認的,構成立功

        [第712號]劉偉等搶劫案——帶領公安人員抓捕同案犯,未指認同案犯及其住處的,不認定為立功?

        [第713號]馮紹龍等強奸案——被告人親屬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認定為立功

        [第714號]楊彥玲故意殺人案——如實供述自己所參與的對合型犯罪中對方的犯罪行為,不構成立功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4期,總第81期)

        [第715號]王岳超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與相關罪名的辨析及辦理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案件時對行為人主觀“明知”的認定

        [第716號]楊永承合同詐騙案——以公司代理人的身份,通過騙取方式將收取的公司貨款據為己有,是構成詐騙罪、職務侵占罪還是挪用資金罪

        [第717號]危甫才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如何認定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第718號]張春亭故意殺人、盜竊案——交代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案發起因構成其他犯罪的,是否屬于自首?

        [第719號]周娟等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案——非法獲取大量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如何定罪量刑

        [第720號]韓傳記等搶劫案——提供同案犯的藏匿地點,但對抓捕同案犯未起到實質作用的,是否構成立功

        [第721號]王文勇、陳清運輸毒品案——偵查人員出庭作證的范圍和程序

        [第722號]王劍平等組織賣淫、耿勁松等協助組織賣淫案——如何認定組織賣淫罪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以及協助組織賣淫罪的“情節嚴重”?

        [第723號]楊勇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淫穢電子信息實際被點擊數和注冊會員數如何認定

        [第724號]朱永林受賄案——如何認定以“合作投資房產”名義收受賄賂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5期,總第82期)

        [第725號]上海新客派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王志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依法成立的一人公司能否成為單位犯罪主體?

        [第726號]周敏合同詐騙案——如何理解和把握一人公司單位犯罪主體的認定?

        [第727號]劉溪、聶明湛、原維達非法經營案——以現貨投資名義非法代理境外黃金合約買賣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28號]呂錦城、黃高生故意殺人、拐賣兒童案——拐賣兒童過程中殺害被拐賣兒童親屬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29號]徐科故意殺人、強奸案——如何審查判斷被告人的翻供和辯解及如何結合被告人的庭前認罪供述認定案件事實

        [第730號]陳惠忠等搶劫案——“吊模宰客”行為如何定性

        [第731號]周洪寶妨害公務案——以投擲點燃汽油瓶的方式阻礙城管隊員依法執行職務的行為,如何定罪處罰

        [第732號]徐如涵非法進行節育手術案——如何認定非法進行節育手術罪中的“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

        [第733號]陳某販賣、運輸毒品案——律師在偵查階段先后接受有利害關系的兩名同案犯委托,在審判階段又為其中一人辯護的,如何處理

        [第734號]王妙興貪污、受賄、職務侵占案——對國有公司改制中利用職務便利隱匿并實際控制國有資產的行為,如何認定

        ?

        《刑事審判參考》(2011年第6期,總第83期)

        [第735號]李啟紅等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如何確定內幕信息價格敏感期、建議他人買賣與內幕信息有關的證券行為如何定性以及如何區分洗錢罪與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

        [第736號]劉俊破壞生產經營案——非國有公司工作人員出于個人升職目的,以低于公司限價價格銷售公司產品,造成公司重大損失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37號]李飛故意殺人案——對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如何適用死緩限制減刑

        [第738號]晏朋榮故意殺人、搶劫案——關鍵證據存在疑點,無法排除合理懷疑的案件,應當宣告無罪

        [第739號]宋江平、平建衛搶劫、盜竊案——對共同犯罪中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被告人如何決定限制減刑

        [第740號]陳萬學搶劫、劉永等人盜竊案——共同盜竊犯罪中轉化型搶劫罪的認定

        [第741號]謝新沖出售公民個人信息案——手機定位屬于刑法保護的“公民個人信息”

        [第742號]古麗波斯坦?巴吐爾汗販賣毒品案——司法機關查獲部分毒品后,被告人主動交代了實際販毒數量,并達到死刑數量標準的,如何量刑

        [第743號]夏志軍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槍支案——如何認定制造毒品犯罪的“幕后老板”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1期,總第84期)?

        [第744號]朱麗清走私國家禁止出口的物品案——走私年代久遠且與人類活動無關的古脊椎動物化石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45號]楊偉故意傷害案——如何確定犯罪行為對應的法定最高刑及追訴期限

        [第746號]劉祖枝故意殺人案——提供農藥由丈夫自行服下后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導致丈夫中毒身亡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747號]汪某故意殺人、敲詐勒索案——如實供述的罪行與司法機關已經掌握的罪行在事實上密切關聯的,不構成自首

        [第748號]自訴人橋本郁子訴被告人橋本浩重婚案——涉外重婚犯罪的管轄及域外證據在刑事審判中的審核采信

        [第749號]蔡蘇衛等搶劫案——以借錢為名劫取財物使用后歸還并付利息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50號]韓江維等搶劫、強奸案——指認被害人住址并多次參與蹲守,但此后未參與實施搶劫的,是否屬于犯罪中止?

        [第751號]孫偉勇盜竊案——偽造證明材料將借用的他人車輛質押,得款后又秘密竊回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52號]周幫權等賭博案——在內地利用香港“六合彩”開獎信息進行競猜賭博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53號]魏光強等走私運輸毒品案——提供線索并協助查獲大量案外毒品,但無法查明毒品持有人的,是否構成立功

        [第754號]陸某受賄案——國家工作人員通過其情人職務上的行為收取賄賂,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55號]劉某、姚某挪用公款案——如何認定職務犯罪案件中的自首及把握辦案機關掌握的線索范圍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2期,總第85期)

        [第756號]肖時慶受賄、內幕交易案——因獲取讓殼信息而指使他人購買讓殼公司股票,后借殼公司改變的,是否影響內幕信息的認定

        [第757號]杜蘭庫、劉乃華案及劉乃華泄露內幕信息案——內幕信息、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和非法獲取人員的認定以及相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把握

        [第758號]趙麗梅等內幕交易案——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的近親屬或者與其關系密切的人被動獲悉內幕信息的,能否認定為“非法獲取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

        [第759號]王召成等非法買賣、儲存危險物質案——非法買賣、儲存危險物質中“危險物質”的認定

        [第760號]謝忠德危險駕駛案——對危險駕駛罪狀中的“道路”如何理解

        [第761號]張某故意殺人案——如何在近親屬之間的殺人犯罪案件中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和體現罪責刑相適應

        [第762號]蘇光虎故意殺人案——對死刑案件如何把握“證據確實、充分”的定案標準

        [第763號]王維喜強奸案——關于瑕疵證據的采信與排除

        [第764號]劉飛搶劫案——駕駛機動車“碰瓷”行為如何定性

        [第765號]孫超等搶劫、盜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抗訴期限屆滿后,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在支持抗訴時增加抗訴對象的,如何處理

        [第766號]鄧瑋銘盜竊案——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網絡上利用出現系統故障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故意輸入錯誤信息,無償獲取游戲點數,如何定性

        [第767號]蔣泵源販賣毒品案——明知他人從事販賣毒品活動而代為保管甲基苯丙胺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68號]蔡軼等組織賣淫、協助組織賣淫案——如何區分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

        [第769號]陳繼明等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僅為提高瀏覽權限而擔任淫穢網站版主的行為,如何定罪處罰

        [第770號]董志堯組織淫穢表演案——招募模特和攝影者,要求模特擺出淫穢姿勢供攝影者拍攝的,如何定性

        [第771號]李成興貪污案——社保工作人員騙取企業為非企業人員參保并私自收取養老保險費的行為,如何定性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3期,總第86期)

        [第772號]王宇走私珍貴動物制品案——《刑法修正案(八)》實施后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的適用?

        [第773號]程瑞潔等走私廢物案——走私的廢物中混有普通貨物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774號]卜毅冰虛報注冊資本案——對委托他人代為墊資騙取公司登記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75號]陳黎明故意傷害案——死刑緩期執行期間因有漏罪而被起訴,在漏罪審理期間又故意犯新罪,是否屬于死刑緩期執行期間故意犯罪情形

        [第776號]徐鳳搶劫案——“自動投案”和“如實供述”的理解和適用?

        [第777號]王偉華搶劫案——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能否成為轉化型搶劫罪的犯罪主體

        [第778號]胡建明搶劫案——在被告人翻供的情況下,如何排除合理懷疑

        [第779號]鄭福田、傅兵搶劫案——對共同犯罪案件如何把握“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第780號]尚娟盜竊案——明知他人報案而留在現場,抓捕時亦無拒捕行為,且如實供認犯罪事實的,是否構成自首

        [第781號]武亞軍、關倩倩拐賣兒童案——出賣親生子女構成拐賣兒童罪,具備特殊情況的,可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

        [第782號]王平運輸毒品案——拒不供認毒品來源,又不能證明系受人指使、雇傭運輸毒品的,如何處理

        [第783號]童莉、蔡少英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公安交通管理部門協管員非法侵入道路交通違法信息管理系統,清除車輛違章信息,收取違章人員錢財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84號]孫小虎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如何認定和適用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中的“經濟損失”和“違法所得”情節

        [第785號]李波盜伐林木案——以出售為目的,盜挖價值數額較大的行道樹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86號]劉某貪污案——適用減輕處罰情節能否減至免予刑事處罰

        [第787號]袁玨行賄案——配合檢察機關調查他人受賄案件時,交代向他人行賄的事實,能否認定為被追訴前主動交代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4期,總第87期)?

        [第788號]劉本露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行為人因受傷在醫院治療,公安機關向其詢問案情時,拒不交代肇事經過,并虛構身份信息,后逃離醫院的行為,是否應當認定為“交通肇事后逃逸”

        [第789號]屠桂軍等故意殺人案——對共同犯罪中“零口供”的被告人如何認定其犯罪事實

        [第790號]張甲、張乙強奸案——共謀輪奸,一人得逞,未得逞的人是否構成強奸既遂?如何區分該類犯罪案件中的主、從犯地位

        [第791號]劉友祝拐賣婦女案——為無民事行為能力婦女介紹對象收取費用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92號]苑建民、李佳等綁架、強奸案——行為人實施強奸行為完畢離開現場后,其他幫助犯起意并對同一被害人實施輪奸行為的,能否認定該行為人構成輪奸

        [第793號]張超搶劫案——行為人在賭博完畢離開后返回賭博現場搶走賭資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794號]張興等綁架案——綁架犯罪案件中,非因被告人的故意、過失行為導致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認定為“致使被綁架人死亡”

        [第795號]陳某盜竊案——竊取公司提供充值服務的密??〝祿?,并進行非法充值,使公司QQ密??▽牡戎捣召Y費遭受損失的,是否構成盜竊罪?如何確定該類行為的盜竊數額

        [第796號]汪李芳盜竊案——盜竊移動公司代理商經營的手機SIM卡,代理商在行為人盜竊既遂后從移動公司獲取銷售手機SIM卡的返利,返利是否應當在認定盜竊數額時予以扣除

        [第797號]田友兵敲詐勒索案——暫予監外執行期滿后發現在暫予監外執行期間犯新罪的,不應當數罪并罰

        [第798號]李冉尋釁滋事案——法院變更公訴機關指控罪名的,在程序上如何處理?

        [第799號]吳秀龍等販賣毒品案——對身患重病但因不符合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看守所或者監獄拒絕收監的,法院如何處理

        [第800號]凌萬春、劉光普販賣、制造毒品案——如何認定毒品共犯的地位、作用以及“制造”毒品行為?

        [第801號]胡俊波走私、販賣、運輸毒品,走私武器、彈藥案——毒品犯罪案件中如何具體認定立功情節以及如何把握基于立功情節對被告人從輕處罰的界限

        [第802號]王小情、楊平先等非法買賣制毒物品案——利用麻黃堿類復方制劑加工、提煉制毒物品并非法販賣的,如何定性

        [第803號]解群英等非法買賣制毒物品、張海明等非法經營案——非法買賣麻黃堿類復方制劑以及將麻黃堿類復方制劑拆改包裝后進行販賣的,如何定性

        [第804號]蕭俊偉開設賭場案——對明知是賭博網站仍為其提供資金結算便利的行為,如何定性?如果構成開設賭場罪的共犯,其在共犯中的地位如何認定

        [第805號]姚太文貪污、受賄案——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公款借給其他單位使用,雖然在事后收受對方財物,但難以證實借款當時具有謀取個人利益目的的,如何定罪處罰

        [第806號]呂輝受賄案——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網管員為醫藥銷售代表“拉單”收受財物的行為如何定性?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5期,總第88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span>

        ?

        《刑事審判參考》(2012年第6期,總第89期)

        [第807號]張海巖等合同詐騙案——承運過程中承運人將承運貨物暗中調包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08號]吳某合同詐騙案——掛靠輪船公司的個體船主,在履行承運合同過程中采用以次充好的方式騙取收貨方收貨并向貨主足額支付貨款及運費的,該行為如何定性

        [第809號]杜戰軍徇私舞弊不征稅款、受賄案——如何把握徇私舞弊不征稅款罪的構成要件及稅收損失數額的認定??

        [第810號]鄧明建故意殺人案——對直系親屬間幫助自殺的行為如何定性處罰

        [第811號]趙新正故意殺人案——如何認定“已準備去投案”和“正在投案途中”

        [第812號]季忠兵過失致人死亡案——特殊環境下被告人致人死亡,如何評價被告人的主觀罪過?

        [第813號]楊道計等故意傷害案——僅有被害人家屬證言證實被害人死亡的,能否認定被害人死亡?如何認定傷害行為與死亡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

        [第814號]劉某搶劫、強奸案——為搶劫、強奸同一被害人,致使被害人跳樓逃離過程中造成重傷以上后果的,如何定罪量刑

        [第815號]尹志剛、李龍云搶劫案——提供配好的鑰匙給同伙,讓同伙入室搶劫共同居住人的,行為人與同伙是否均構成入戶搶劫

        [第816號]范永紅、韓亞飛等搶劫、盜竊槍支案——庭審后或者復核審階段發現庭審質證的證據存在問題的,應如何處理

        [第817號]汪久勝搶劫案——被告人不如實供述的,如何根據在案證據認定其犯罪動機

        [第818號]徐偉搶劫案——在高速公路上持刀搶劫出租車司機,被害人下車呼救時被其他車輛撞擊致死,能否適用“搶劫致人死亡”

        [第819號]曹海平詐騙案——虛構事實,待店主交付商品后,謊稱未帶錢,在回家取錢途中趁店主不備溜走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20號]黃某詐騙案——侵入單位內部未聯網的計算機人事系統篡改他人工資賬號,非法占有他人工資款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21號]李某販賣毒品案——對被告人辯稱受人雇用販賣毒品的案件,如何把握死刑政策和證據標準

        [第822號]易大元運輸毒品案——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過程中暴力抗拒檢查、抓捕,造成執法人員重傷、死亡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23號]渚明劍受賄案——法院如何審查受賄案件辯方提出的非法證據排除申請?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1期,總第90期)?

        [第824號]于在青違規不披露重要信息案——依法負有披露義務的公司、企業對依法應”披露的重要信息不按規定披露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如何處理以及上市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違規向不具有清償能力的控股股東提供擔保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25號]劉順新等違法發放貸款案——在發放貸款案件中挪用資金罪和違法發放貸款罪的區分

        [第826號]管懷霞、高松祥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案——如何認定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罪的“情節嚴重”

        [第827號]許俊偉、張建英合同詐騙案——“繼續追繳”涉案財物執行主體和執行程序?

        [第828號]張軍、張小琴非法經營案——擅自設立金融機構罪、非法經營罪的認定

        [第829號]朱勝虎等非法經營案——如何依據法定情節對罰金刑減輕適用

        [第830號]胡金亭故意殺人案——如何理解刑法第四十九條“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死亡”

        [第831號]李國仁故意殺人案——殺人后主動報警表示投案,等待抓捕期間又實施犯罪的,能否認定為自首

        [第832號]李某故意傷害案——如何通過主觀認識要素區分故意傷害罪與故意殺人罪

        [第833號]邱垂江強奸案——一審宣告無罪后,檢察機關提出抗訴并提供對定罪有重大影響新證據的,二審不得直接改判有罪

        [第834號]韋風強奸、故意殺人案——被害人因躲避強奸在逃離過程中失足落水,行為人未實施救助,導致被害人溺水死亡的事實是認定為強奸罪的加重情節還是單獨認定為故意殺人罪

        [第835號]王獻光、劉永貴拐賣兒童案——出賣親生子女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36號]王紅柳、黃葉峰詐騙案——設置圈套控制賭博輸贏并從中獲取錢財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37號]史興其詐騙案——利用自己準備的特定賭具控制賭博輸贏行為的定性??

        [第838號]吳榮平妨害作證、洪善祥幫助偽造證據案——訴訟雙方當事人串通偽造證據實施虛假訴訟行為的定罪與處罰

        [第839號]李光耀等販賣、運輸毒品案——被告人未滿十八周歲時曾因毒品犯罪被判刑,在刑法修正案(八)實施后是否構成毒品再犯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2期,總第91期)

        [第840號]應志敏、陸毅走私廢物、走私普通貨物案——在走私犯罪案件中,如何認定行為人對夾藏物品是否具有走私的故意以及對走私對象中夾藏的物品確實不明知的,是否適用相關規范性文件中根據實際走私對象定罪處罰的規定

        [第841號]陳自渝信用卡詐騙案——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案件中對透支本金產生的費用如何處理?

        [第842號]王艷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在傳銷案件中如何認定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主體及罪名如何適用

        [第843號]王鑫等強奸、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搶劫案——輪奸幼女的,是否同時適用輪奸加重處罰和奸淫幼女從重處罰情節;對具有多種量刑情節的被告人應當如何規范量刑;若無抗訴,因程序違法被發回重審的,能否加重對被告人的處罰

        [第844號]黃衛松搶劫案——進入賣淫女出租房嫖宿后.實施搶劫是否構成“入戶搶劫”

        [第845號]謝某搶劫案——一審庭審結束后、審結前才委托辯護人參與一審訴訟的,法院是否準許以及如何確定程序問題案件發回重審的標準?

        [第846號]劉長庚搶劫案——行為人從戶外追趕被害人進入戶內后實施搶劫的行為,能否認定為“入戶搶劫”

        [第847號]盧文林盜竊案——在直接證據“一對一”的情況下如何準確認定犯罪事實以及在“拋物詐騙”類案件中如何準確區分盜竊罪和詐騙罪

        [第848號]姜青松盜竊案——被害人陳述的被盜財物與被告人供述不一致的,如何認定?

        [第849號]廖承龍、張文清盜竊案——幫助他人盜回本屬于自己公司經營的財產,如何定性

        [第850號]苗輝詐騙案——家電銷售商虛報冒領國家家電下鄉補貼資金的行為應如何定性

        [第851號]喬某詐騙案——公安機關的戶籍材料存在重大瑕疵的,如何認定被告人犯罪時的年齡?

        [第852號]邱綠清等走私、運輸毒品案——走私、運輸毒品數量大,罪行嚴重,且有累犯情節,但有證據表明被告人系受雇走私、運輸毒品,且非單獨實施走私、運輸毒品行為的,是否適用死刑立即執行

        [第853號]高某販賣毒品、宋某非法持有毒品案——如何認定以販養吸的被告人販賣毒品的數量以及為他人代購數量較大的毒品用于吸食并在同城間運送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54號]徐某引誘、容留、介紹賣淫案——容留賣淫三人次是否應當認定為容留賣淫罪的“情節嚴重”

        [第855號]楊孝理受賄、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案——分別在國有獨資公司委派到國有參股公司、國有參股公司改制為非國家出資企業任職期間收受賄賂的行為如何定性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3期,總第92期)

        [第856號]田軍祥等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妨害公務案——如何區別對待犯罪后為逃避法律制裁引發與醉駕引發的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件的量刑

        [第857號]龔某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后逃逸”情節的認定

        [第858號]馬國旺交通肇事案——對致人重傷交通肇事案件中的逃逸行為如何評價

        [第859號]李清假冒注冊商標案——假冒注冊商標后又銷售該假冒商品,但銷售價格無法查清的,如何認定非法經營數額

        [第860號]顧娟、張立峰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商標權利人出具商品真偽鑒定意見的證據屬性及其審查

        [第861號]顏強票據詐騙案——城市信用社工作人員,采取欺騙手段取得客戶印鑒后,以現金支票的形式將客戶賬戶內的資金取出非法占有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62號]于潤龍非法經營案——未經許可從事非法經營行為,但審理期間相關行政審批項目被取消的,如何定性

        [第863號]張虹飚等非法經營案——利用POS終端機非法套現的行為定性以及非法經營犯罪數額的認定

        [第864號]王后平非法經營案——掛靠具有經營資質的企業從事藥品經營且不建立真實購銷記錄的,如何定性?

        [第865號]曾國堅等非法經營案——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尚未達到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立案追訴標準,但經營數額或者違法所得數額達到非法經營罪立案追訴標準的,能否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第866號]陳志故意殺人、劫持汽車案——殺人后劫車逃跑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67號]朱斌等強迫勞動案——強迫勞動罪與非罪的認定

        [第868號]李培峰搶劫、搶奪案——“加霸王油”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69號]劉曉鵬、羅永全販賣毒品案——如何把握非法言詞證據的認定標準與排除程序

        [第870號]鄭小明等組織賣淫、協助組織賣淫案——協助組織賣淫罪中“情節嚴重”的認定

        [第871號]黃友強貪污案——在不同證據所證內容存在矛盾的情況下,如何判斷案件全案證據是否確實、充分

        [第872號]曹建亮等職務侵占案——村干部侵吞土地補償費的如何定性?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4期,總第93期)?

        [第873號]廣州順亨汽車配件貿易有限公司等走私普通貨物案——在刑事案件中如何審查電子數據的證據資格以及如何認定走私共同犯罪中主、從犯?

        [第874號]王立軍等信用卡詐騙案——竊取他人開卡郵件并激活信用卡使用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75號]郭松飛合同詐騙案——通過網絡交易平臺誘騙二手車賣家過戶車輛并出具收款憑據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876號]周有文、陳巧芳合同詐騙案——通過支付預付款獲得他人房產后以抵押方式向第三人借款的,既有欺騙賣房人的行為,也有欺騙抵押權人的行為,應當如何認定被害人

        [第877號]杜某故意殺人案——如何把握“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

        [第878號]黃某故意殺人案——在故意殺人案件中如何認定證據是否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以及對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依法作出無罪判決對刑事審判工作具有哪些示范意義?

        [第879號]饒繼軍等盜竊案——盜竊金砂后加工成黃金銷贓,盜竊數額應當以所盜金砂價值認定,還是以加工成黃金后的銷贓數額認定

        [第880號]楊金鳳、趙琪等詐騙案——自動投案的行為發生在犯罪嫌疑人被辦案機關控制之后的是否成立自首

        [第881號]熊毅編造虛假恐怖信息案——如何把握編造虛假恐怖信息罪“造成嚴重后果”的認定

        [第882號]李天龍、高政聚眾斗毆案——聚眾斗毆并駕車撞擊對方的行為是否認定為持械聚眾斗毆,以及如何認定相關幫助行為的性質?

        [第883號]農海興組織他人偷越國境案——被組織者在偷越國境線過程中被抓獲的,能否認定組織者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犯罪未遂

        [第884號]周龍苗等受賄案——非特定關系人憑借國家工作人員的關系“掛名”取酬并將財物分與國家工作人員的是否構成共同受賄

        [第885號]雷政富受賄案——以不雅視頻相要挾,使他人陷入心理恐懼,向他人提出借款要求且還款期滿后有能力歸還而不歸還的,是否屬于敲詐勒索以及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授意他人向第三人出借款項,還款義務最終被免除的,是否屬于受賄?

        [第886號]朱某被強制醫療案——如何理解和適用強制醫療的條件

        [第887號]宋某被強制醫療案——如何認定被申請人具有“繼續危害社會的可能”以及如何處理被申請人親屬提出的自行治療、看管的申請

        [第888號]榮某被強制醫療案——如何理解和掌握強制醫療的實質性條件?

        [第889號]高康球被強制醫療案——強制醫療決定程序、機制的改進與完善?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5期,總第94期)

        [第890號]李啟銘交通肇事案——校園道路是否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道路”以及如何在輿論壓力和理性判罰之間尋求最佳審判效果

        [第891號]廖開田危險駕駛案——在小區道路醉駕是否構成危險駕駛罪?

        [第892號]林某危險駕駛案——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自行車的,是否構成危險駕駛罪曾琳

        [第893號]唐浩彬危險駕駛案——醉酒后在道路上挪動車位的行為是否構成危險駕駛罪?

        [第894號]吳曉明危險駕駛案——如何認定醉駕型危險駕駛案件中的犯罪情節輕微

        [第895號]魏海濤危險駕駛案——在醉駕型危險駕駛案件中如何把握緩刑適用標準?

        [第896號]羅代智危險駕駛案——如何把握醉駕型危險駕駛犯罪案件中的量刑情節

        [第897號]黃建忠危險駕駛案——如何認定醉駕型危險駕駛犯罪案件中的自首以及如何根據具體的自首情形決定對被告人的從寬處罰程度

        [第898號]鄭幫巧危險駕駛案——醉酒駕駛機動車致使本人重傷的是否構成交通肇事罪

        [第899號]于崗危險駕駛、妨害公務案——醉酒駕駛并抗拒檢查的是應當從一重處還是數罪并罰

        [第900號]吳升旭危險駕駛案——在判處有期徒刑緩刑考驗期內又犯危險駕駛罪的如何處理以及有期徒刑與拘役如何并罰

        [第901號]王樹寶危險駕駛案——對未當場查獲被告人醉酒駕駛機動車且系“零口供”的案件如何通過證據審查定案?

        [第902號]孔某危險駕駛案——醉駕逃逸后找人“頂包”并指使他人提供虛假證言,導致無法及時檢驗血液酒精含量的案件如何處理

        [第903號]孟令悟危險駕駛案——對涉嫌犯危險駕駛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能否直接采取逮捕強制措施以及判決文書如何表述刑期起止日期?

        [第904號]張紀偉、金鑫危險駕駛案——如何認定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規定的追逐競駛情節惡劣

        [第905號]建偉危險駕駛案——追逐競駛造成交通事故尚不構成交通肇事罪的,是構成危險駕駛罪還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906號]黎景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在醉酒駕駛發生嚴重事故的案件中如何區別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及確保量刑適當

        [第907號]杜軍交通肇事案——對酒后駕駛造成重大傷亡的案件,如何區分交通肇事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908號]陸華故意殺人案——在醉酒駕駛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區分交通肇事罪與(間接)故意殺人罪

        [第909號]任寒青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對為逃避酒駕檢查而駕車沖撞警察和他人車輛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910號]黃世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如何理解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中的“不特定多數人”以及如何把握醉駕案件中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死刑適用標準

        [第911號]孫福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對醉酒駕駛機動車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處罰,如何貫徹體現寬嚴相濟刑事政策

        [第912號]張文明故意殺人案——如何運用間接證據認定交通肇事者將被害人帶離事故現場后遺棄并致使被害人死亡的事實以及如何結合在案證據審查被告人提出的新辯解是否成立

        [第913號]李廣欣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醉酒駕駛機動車致使被害人遭受人身傷害的,被害方能否基于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向相關保險公司主張賠償責任?

        [第914號]徐光明危險駕駛案——已將無證駕駛機動車和使用偽造的機動車號牌等違法行為作為危險駕駛罪的量刑情節予以考慮,基于前述違法行為所處行政拘留的期間,能否折抵刑期

        [第915號]楊某危險駕駛案——醉酒駕駛僅致本人受傷的如何處理?

        [第916號]張超澤交通肇事案——吸毒后駕駛機動車致使發生交通事故的行為如何定性以及是否屬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的“其他特別惡劣情節”?

        [第917號]葉丹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因吸毒長期處于精神障礙狀態,在病情緩解期再次吸毒并駕駛機動車,致使發生交通事故的,如何認定行為人的刑事責任能力以及主觀罪過?

        ?

        《刑事審判參考》(2013年第6期,總第95期)

        [第918號]王文芳等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案——對利好型內幕信息公開后繼續持股未賣的,內幕交易的違法所得如何認定

        [第919號]房毅信用卡詐騙案——有效催收如何認定,透支行為發生在緩刑考驗期之前但銀行催收的截止期在緩刑考驗期內的應當認定為漏罪還是新罪以及前罪判處的拘役與后罪判處的有期徒刑如何并罰

        [第920號]王譯輝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如何計算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貨值金額?

        [第921號]曲振武、胡英輝故意殺人案——雇兇者沒有直接實施殺人行為,并翻供否認犯罪的,如何認定雇兇殺人犯罪事實

        [第922號]尹斌故意殺人、強制猥褻婦女案——判處死刑的被告人在上訴期滿后申請撤回上訴的,如何處理

        [第923號]李中海故意殺人案——如何認定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中的間接故意殺人犯罪

        [第924號]邢某、吳某故意殺人案——故意殺人案件中非法證據的審查判斷及處理

        [第925號]杜成軍故意殺人案——在嚴重暴力犯罪案件中,對具有輕度精神障礙,認識和控制能力所受影響不大的被告人,是否可以不從輕處罰?

        [第926號]喻春等故意殺人案——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如何認定“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

        [第927號]胡某故意殺人、強奸案——除供述外沒有指向明確的證據,且供述不穩定、與其他證據相矛盾的案件,不能作出有罪判決

        [第928號]付代林故意傷害案——如何審查人身傷害鑒定意見?

        [第929號]王海濤等組織出賣人體器官案——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既、未遂以及情節嚴重如何認定

        [第930號]孫如珍、盧康濤拐賣兒童案——如何把握出賣親生子女行為罪與非罪的界限以及如何區分居間介紹收養兒童和以非法獲利為目的拐賣兒童?

        [第931號]李麗波搶奪案——搶奪本人因質押而被第三人保管的財物,如何定性

        [第932號]余勝利、尤慶波聚眾擾亂交通秩序案——如何認定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中的“首要分子”和“情節嚴重”?

        [第933號]徐云寶、鄭獻洋幫助偽造證據案——民事訴訟中當庭所作的虛假證言是否屬于幫助偽造證據罪中的“證據”以及在庭審過程中對關鍵證據進行虛假陳述是否能夠認定為幫助偽造證據罪中的“情節嚴重”

        [第934號]康文清販賣毒品案——案發前,行為人檢舉揭發他人違法行為,公安機關根據該線索查獲系行為人自己實施犯罪的,是否構成立功

        [第935號]陳凱旋受賄案——省農村信用合作社聯合社委派到市、縣、鄉、鎮農村信用合作社聯合社、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人員是否屬于“以國家工作人員論”的范圍?

        [第936號]曹成洋侵占案——將銀行卡借給他人使用后,通過掛失方式將銀行卡內的他人資金取走的行為,如何定性

        [第937號]徐國楨等私分國有資產罪案——在僅能由單位構成犯罪的情形下,能否認定非適格主體與單位構成共犯


        (本文章由公眾號檢而言法出品,轉載請載明來源)


        公眾號ID:檢而言法
        長按左側二維碼關注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檢而言法的新浪微博與今日頭條號。

        親愛的法律人,如有原創文章,請記得給我們投稿哦。

        郵箱:35227521@qq.com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不卡,好爽好黄好刺激的视频,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国产欧美视频综合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