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ohe5x"></blockquote>
<table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able>

  • <pre id="ohe5x"></pre>

  • <p id="ohe5x"><strong id="ohe5x"></strong></p>

        <bdo id="ohe5x"></bdo>
        <td id="ohe5x"><option id="ohe5x"></option></td>
        當前位置:首頁 > 批發排行 >不要盯著高新技術,要盯著掙錢——溫州經濟的未來靠什么

        不要盯著高新技術,要盯著掙錢——溫州經濟的未來靠什么

        發布時間:2021-12-01 15:41:33
        作者:簡書大學堂

        1、

        現在各地政府都在強調高新技術產業,很多三線四線城市也在大談高新技術產業。這其實是很荒謬的。

        高新技術產業,并不是你想做就能做起來的。得有天時地利人和。

        首先,國家的規劃在那里。北京,深圳,上海之類的地方,和三線四線城市是不一樣的。大學、研究所,幾乎都在一線二線城市。政府也把這些城市定位為中心城市,各種優惠條件都是給他們的。

        三線四線城市既沒有人才優勢,沒有政策優勢,也沒有城市名氣的優勢。即使是完全一樣的產品,企業名字不一樣,地點不一樣,傳播的效果也不一樣。

        比如說,有一種高新技術產品,叫章光101毛發再生精。公司名字叫“北京章光101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北京101集團”。如果用趙章光家鄉的地點,叫“浙江省溫州市樂清縣象陽鎮泥垟村101毛發再生精廠”,要想推銷出去的難度就會大上百倍。當然,溫州和樂清好歹還是稍有名氣的,如果公司的地點是“福建省寧德市柘榮縣象陽鎮泥垟村101毛發再生精廠”,章光101還能賣得掉么。

        2、

        那么,這章光101到底算不算高技術產品呢?

        章光101發明人趙章光先生是在同行業中最早獲得國務院頒發的《科技技術認可證書》,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科學家、發明家。

        如果按照今天的高新技術產業標準,問題就大了。首先,趙章光先生初中沒畢業,只有小學畢業證書。他出道的時候,老實木訥,連普通話都不會說,需要找人把他的溫州話翻譯為普通話。趙章光先生天生老實,不會講故事,不會包裝他的產品。這樣的人,找VC融資,可能會被當做笑話。一個只有小學學歷的人去申報國家高新技術產品,也會被人當做笑話。

        象陽鎮泥垟村并不是國家指定的高新技術園區,在各種資源上都不占優勢。你在這些地方搞再高新的技術,也是浪費錢。

        在三線四線小地方搞所謂的高新技術產業,是以自己最弱處與一線城市最強處比,就是找死。

        3、

        前天在一個群里,一位著名的研究金融和高新技術產業的學者被一位企業家氣跑了。

        那位企業家,原來也是大學教師,下海后決定搞實干的事業,他認為某些三線城市經濟政策區鼓勵所謂的高新技術產業,不過是象牙塔里不接地氣的傻瓜學者拍腦袋瓜想出來,根本就是個笑話。

        高新技術產業本來就該完全市場化去發展。政府可以給你一些政策,給你更大的自由,但是絕對不能給錢。比如說現在的電動汽車產業,太陽能光伏發電產業,幾乎是全靠政府的補貼活著。

        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寄生蟲產業。

        一方面私營中小企業(尤其是制造業)的稅負在不斷加重,一方面政府用這些征收來的稅收去補貼那些高新技術產業,下賭注指望這些行業能有革命性的突破,帶來巨大的利稅。這種以打壓制造業去養活寄生蟲產業的道路,真行得通么?

        4、

        五十五年前,公元1961年,21歲的溫州人葉永烈在《小靈通漫游未來》中就構思了屋頂裝滿太陽能電池、晚上靠蓄電池供電的新能源計劃。要了解這本書,諸位可以看看我寫的文章 《曠古天才產品經理葉永烈》。

        但是直到今天,一大群人還在為馬斯克出的富人玩具產品吆喝。馬斯克的太陽能瓦片計劃,太陽能powerwall,完全是1961年葉永烈《小靈通漫游未來》的翻版,從性價比和實用性方面,也遠遠不如淘寶上賣的那些國產貨。畢竟國產貨已經做了二十多年,不是馬斯克那種剛做起來的互聯網公司。

        1989年,溫州企業家葉文貴就創辦了電動車廠,推出了當時世界紀錄的一次充電靠電可以跑200公里的混合動力電動汽車。他沒有靠政府補貼,而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4000萬元。

        二十七年過去了,電動汽車行業與葉文貴時代比,似乎更倒退了:這個行業靠政府補貼活著,是富人有了汽油車之后的玩具車,這些富人卻享受著政府搜刮的納稅人的錢做補貼。如果葉文貴在1989年可以享受每輛車政府補助8萬元,他現在可能已經富可敵國了。

        李書福嘲笑馬斯克這些互聯網公司做硬件就是胡鬧,做電動車還得看傳統汽車業。

        但是,大眾說起高技術產品的時候,卻往往把馬斯克這種純胡鬧玩具當做高技術的代表。

        唯一例外的可能是新加坡,新加坡根據檢測數據認為特斯拉能耗超標,罰款。

        但是,真正為國家環保事業做出巨大貢獻、并且深受廣大人民喜愛的二輪電動車和三輪電動車,以及各種有罩的電動代步車,這二十多年來卻一直遭受國家各種打壓。有些地方禁止上路,有些地方不給上牌。上海的二輪電動車牌照到2017年就到期了,不知道臨時牌照還給不給續。

        二輪電動車和三輪電動車在中國民間的持有量是3.5億。如此有生命力的產業,政府不好好扶持,卻打壓,反而用納稅人的錢扶持那些制造污染極大、耗電比二輪電動車大十倍的極其不環保的特斯拉風格的高速電動汽車。

        所以,說這些電動汽車之類產業“高新技術”是寄生蟲,一點都不過分。政府被這些寄生蟲資本家綁架后,只能去傳統制造業搜刮更多的錢去養寄生蟲。所以馬斯克之類的圈錢騙子才敢什么都吹。有什么樣的政府,就有什么樣的資本家。

        硅谷出過一些偉大的公司,但是更多的是馬斯克之類的打造宏達夢想吸引眼球并且試圖綁架政府政策的“高新技術產業”。這些產業已經成為美國的災難。川普的上臺或許可以制止這個災難的蔓延。

        而中國的地方政府卻在拷貝美國的災難。

        5、

        1990年,室溫核聚變成為熱門,全世界的實驗室到處在搞室溫核聚變,發表了幾千篇研究論文??茖W界預言:未來的新能源,可能是室溫核聚變,汽車上裝一個室溫核聚變微型反應堆,就可以源源不斷地輸出電能。

        后來,室溫核聚變成為上世紀科技界最大的笑話。

        二十年前,人們預測下一個世紀是生物技術的時代。無數的熱血青年學卻生物技術,面臨的卻是畢業即失業,只能去寫科普辦網站謀生,或者改行做別的好找工作的行業。所以現在中國的科普作者一大半是學生物出身,很多程序員也是生物學科班出身。

        現在,大數據,區塊鏈,VR,AI,這些都成為資本熱追的高新技術。

        資本喜歡追熱點,就讓資本自己去追好了,政府何必去湊這個熱鬧。尤其是政府竟然用金錢補貼的辦法去陪資本炒作。

        6、

        今天,大多數的錢,還是花在衣、食、住、行、醫療、教育。買房?;ヂ摼W并沒有帶來低房價,也沒有帶來高鐵和汽車飛機。

        支撐電商得以繁榮的,關鍵不是互聯網,而是公路網和城市化。

        中國三年造了美國一百年的公路,村村都有嶄新的公路。江浙滬包郵區內,公路一天可以到達。

        城市大興土木,人口向大城市移民,縣城以下的城鎮幾乎被抽空,農村除了留守兒童和老人,沒多少青壯年。

        換句話說,打造電商的關鍵,并不是互聯網,不是BAT,不是硅谷和華爾街,不是大數據和云計算,而是而是鋼鐵廠、水泥廠、汽車廠、房地產和建筑業,以及快遞員胯下的二輪電動車和三輪電動車。

        至于互聯網企業,一家成功的背后是999家的失敗。如果算上行業競爭帶來的財富縮水,互聯網并沒有帶來更多財富,反而是一個消耗財富和勞動的無底洞。

        互聯網和金融業,只是在企業競爭中助力,挑選一家,滅了999家。他們本身真創造了社會財富,還是創造了負財富?

        我們都以為互聯網給我們帶來財富,可是為什么房價越來越高了,其他物價也越來越高了。

        公立三甲醫院是線下醫院,百度和莆田合作的是基于互聯網營銷的線上醫院,大家發現在百度莆田系醫院看病的開支可能比公立三甲醫院貴十倍。這就是互聯網帶來的社會效益。

        對于互聯網神話,我支持劉淼的一些觀點。有興趣的可以看看劉淼的文章《人們經常稱互聯網給人類帶來了一場革命,真的如此嗎?》。

        7、

        當那位企業家和高新技術產業學者爭論的時候,我也說幾句。

        我說,掙錢比高新技術重要。

        愛馬仕的皮帶出廠價24歐元,零售價1000歐元。這需要什么鳥毛的高新技術,不就是切一塊牛皮,裝上皮帶扣么,浙江的皮帶扣加起來,可以占領半個世界,為啥永康的皮帶扣只能賣0.5歐元,而愛馬仕的皮帶扣可以賣1000歐元?

        溫州的皮鞋占了全中國的四分之一,如果溫州皮鞋可以賣到LV和愛馬仕的價格,一雙鞋賣一萬多元,利潤可以高一千倍,即使溫州只開工一家奧康鞋廠,一天造十萬雙鞋,利潤一天就有十億,一年的純利潤就有3650億,哪個高新技術產業比得上?

        其實LV和愛馬仕哪有什么鳥毛的高技術,機械化和自動化程度遠遠不如溫州的大鞋廠。

        那些意大利純手工定做皮鞋,一雙賣一萬元,有什么鳥毛的高新技術,都是一百年前就有的手工技術。

        香奈兒的香水呢,為啥可以賣這么貴,難道這些溶劑原料不是十塊錢一公斤,一分錢一克么?即使貴上一百倍,一克香水的制造成本也不能超過一塊錢啊。

        有什么高新技術的利潤能這么高呢。

        即使是到處吹牛的耐克鞋子,你跟一些做工好的溫州鞋對比一下,就知道耐克的做工有多粗糙, 用料都是廉價的人造革尼龍面,涂膠有時候會超出鞋底線四五個毫米,線腳歪歪扭扭,一看就不是那種多年資深車工干的。

        但是,耐克只需要付給鞋廠一百元的制造費,給鞋廠十元甚至五元的利潤,卻可以把一百元的鞋子賣到一千元。這跟高新技術毫無關系。耐克吹噓的那些東西,跟馬斯克的那些吹噓一樣。他賣的,還是福建鞋廠做的鞋,還是一群流水線工人在那里按照幾十年前的工藝,下料,車幫,涂膠,上鞋底。那些縫紉車,單針的,雙針的,還是當年的老牌子。

        你真相信耐克在商店里買的鞋子是機器人操作縫紉機么?你真相信耐克的鞋底是3 D打印出來的么?真那樣做的話,耐克早破產了。

        Beats就是耳機界的耐克。他與耐克一樣,就是把耳機戴到各種體育明星的身上,然后大家就覺得他是高端貨了。

        一個上市零售價接近2000元的Beats Solo耳機,不算包裝盒,BOM價格大約不超過人民幣100元。

        當然,Beats和Nike的錢,也不是都到他們自己手里,大部分還是被明星、廣告業、電視臺、投資人拿走了。至于給Beats和Nike做耳機和鞋子的制造業,利潤應該是微乎其微的。

        8、

        掙錢與高新技術是兩碼事。

        現在的時代,缺的不是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生產力。

        一件聚酯纖維做的抓絨保暖衣服,壽命比羊毛的要長很多倍,基本上可以穿一輩子。而價格可能只有十幾元到幾十元。迪卡儂出過49元的抓絨衣,大家都說便宜。其實如果你不在乎品牌的話,淘寶上能買到十幾元到幾十元的很多款。

        一件聚酯或尼龍的外套,大多數也足夠穿很多年。

        如果從食物的最低要求看,農村的糧食二塊錢一斤,蔬菜三毛錢一斤。但是人們并不愿意住在農村,他們想住到上海。山東的很多蘋果爛在山上,只要擺在深圳的超市里,就可以賣到十幾塊。農村的蔬菜三毛錢一斤都沒人收,到了城里,就賣3塊。上海的水果攤上有一塊六毛八的黃巖橘子,也有六十九元一斤的美國車厘子。

        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住過一次銀河飯店。那是我第一次住四星級賓館。銀河飯店的刀削面賣30元一碗, 和外面擺攤的2塊錢一碗的,其實是一樣的。

        大家消費的東西,不是物質,而是純精神上的。

        吃飯的精神消費,是特大城市的光環,是市中心繁華地帶的店鋪,是精美的室內裝修,是文藝的廚具,精美的食物拼圖,是復雜的禮儀感,享受服務的感覺。和食物本身的營養或味道基本上沒關系。

        所有的米其林餐廳,都不是靠高新技術來掙錢的。

        所有的昂貴葡萄酒,都不是靠高新技術來掙錢的。

        一幅名人字畫賣一千萬元,這與高新技術有個毛的關系。一粒鉆石賣一百萬,這與高新技術有個毛關系。

        茶館的裝修,茶文化,裝神弄鬼的茶藝,那些復雜無比的咖啡文化,意大利飲食文化,都是文化性質的,與高新技術毫無關系。

        與高新技術有關系的食物,是全自動現代化養雞場飼養的雞肉,是瘦肉精和抗生素養出來的豬,是轉基因食品,是頭發做的醬油,碎牛皮做的明膠,也包括提純的地溝油。這些都是技術含量極高的。但是,人們并不愿為這些東西買單。

        他們更愿意為放了五十年的老窖或普洱茶買單。雖然這東西放五十年并不需要什么高新技術。

        9、

        現在的金融業,并沒有任何新鮮的東西。有些是猶太人玩了幾百年的東西,有些是溫州民間抬會那一套。但是,這些沒有任何新鮮的東西,只要法律稍微留個漏洞,就可以掙大錢。

        互聯網業真正讓人有付費愿望的網站,只有被成為3G的三個行業:色情(Girl),賭博(Gambling),游戲(Game)。

        這些東西其實真的沒有什么高新技術在里面。色情,性交,裸體,就是看了一千年也沒啥變化的性器官和性交方式。

        賭博有什么高新技術?

        游戲的訣竅就是讓你上癮。跟毒品一樣。

        當然,毒品和性交易也是巨大的市場的。很多富豪一擲千金,會花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嫖一個明星。普通人在色情業方面的消費慷慨幅度也很大。愿意花幾百元當嫖資的人,遠遠大于愿意花幾百元買書的人。

        高新技術僅僅是一個噱頭。很多產業都比高新技術更掙錢。美國政府為了照顧內華達這樣一個沙漠地區,以及一些傳統的印第安聚集區,給他們開賭場的特權,拉斯維加斯之類的地方就可以發大財。除了賭場,還有什么地方能夠讓人一夜消費幾千萬甚至上億。

        與賭博類似的,還有彩票,跑馬,這些東西總體上講都比股票風險更小。我見過很多買股票期貨而傾家蕩產的,卻很少有因為賭博和買彩票而破產的。

        10、

        有些人指望制造業整體的技術升級來提高制造業的利潤。這是做夢。

        制造業的低利潤,并不是技術不夠。而是因為他沒有能力打造信息不對稱。

        比如說,耐克到鞋廠訂貨,帶幾個專家去談判,要廠方把各種原料和加工費用算得清清楚楚,連縫紉線都可以精確到厘米。廠方是完全無法打造信息不對稱的。這個廠不愿意接單,會有另外的廠接單。以前找很多企業不容易,自從有了阿里巴巴之類的企業,可以迅速找到幾十家甚至上百家企業來投標比價。

        馬云說他的理想是讓世界上沒有難做的生意。對于制造業來說,有了阿里巴巴這樣的平臺,世界上就沒有了好做的生意。制造業無論技術如何升級,信息的透明度依然不會變。

        再看看耐克的消費者,他們在店里看到耐克鞋賣一千多元一雙,他們都是不懂制鞋技術的,根本不知道一雙耐克鞋的成本是多少。他們不會知道那些一百多元出廠價的雜牌鞋,其實和耐克是同一檔次的,甚至是除了商標之外別的都是一模一樣的。

        因為耐克可以打造信息不對稱,所以才有高額利潤。同樣,所有的奢侈品品牌,或者一般的中高檔品牌,都是靠信息不對稱的。

        所以才有一個耳放賣八萬元,一條發燒喇叭線賣一百萬元的笑話。你面對的是錢多人傻的發燒友,而不是從事電聲行業的電子工程師,所以你能騙到錢。

        制造業的出路不是產業升級,不是技術改造,而是打造自己的品牌。

        打造品牌有兩條路:一條是聯合起來,成為巨頭,打造品牌。另一條路是分散開來,以定制化打造高利潤的單件或小批量產品,也就是從大規模流水線回到作坊式小批量柔性制造。

        在以前,你只要把東西做好,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全球化、電視廣告和互聯網改變了這個趨勢。

        在全球化和互聯網時代,人們的眼球被劇烈搶奪,只有廣告被人看到的,才能被人認為是好酒。

        制造業的出路只能是打破營銷業的剝削,做前店后廠的道路。

        當然,對國家而言也不是不能做。比如說,政府可以啟動計劃經濟時代的那一套質量監督檢查,對同類產品按照質量標準打分排名,公布產品成本,禁止暴力行業,用物價局定價,這樣可以打擊營銷占優勢的品牌。

        問題是政府不可能再這么做。

        11、

        制造業的成功道路,只能走品牌打造道路。

        溫州第一次品牌打造熱潮,是1987年杭州武林門廣場火燒溫州皮鞋之后。那時候,凡是溫州皮鞋在各地就可以被直接沒收、燒毀,成了很多人對溫州不滿的出氣筒,這中間有消費者對偽劣產品的痛恨,有當地商人被溫州占領市場的憤怒,有窮人對溫州人發財的嫉恨,還有政府官僚意識形態中的“打擊資本主義”立場。

        此后的溫州皮鞋并沒有減少。但是開始紛紛走上打造品牌的道路。這些鞋廠在品牌中,都刻意隱匿了溫州字樣。

        中國的十大鞋王,溫州占半壁江山。

        皮鞋業著名的康奈、奧康、東藝、日泰、吉爾達、紅蜻蜓、蜘蛛王、佰納、杰豪、惠特,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它們是溫州貨。

        服裝業的莊吉、法派、報喜鳥、美特斯·邦威、森馬。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們是溫州貨。

        低壓電器行業的巨頭,正泰、德力西、人民、天正、長城、華通、飛雕,軸承行業的人本,剃須刀行業的飛科。這些都是溫州企業。但是他們的營銷上并不強調溫州二字。

        更多的溫州老板在一線城市注冊公司,占據一線城市的天時地利,打造品牌?;ヂ摼W行業有不少溫州人的公司和溫州人的投資,但是在溫州本地,并沒有成氣候的互聯網公司。

        因為溫州并不是適合打造品牌的好地方。因為溫州沒有任何國家級,沒有互聯網媒體,不是全國的文化中心,在互聯網時代完全沒有話語權。

        12、

        互聯網創造財富是有限的。但是用互聯網搶劫財富是有效的。

        互聯網最大的作用,是可以迅速搶奪人的眼球,把你的注意力拉到他要你看的地方。

        迄今為止,互聯網并沒有創造出令人矚目的商業奇跡。只是把原來在店鋪賣的東西轉移到網上,把原來在大街上的廣告牌轉移到互聯網推送和百度競價,以及淘寶和天貓的廣告競價。

        互聯網時代,開店不是更容易了,而是更難了。你在淘寶開十間店鋪,一年也等不到幾個顧客,因為大多數商品,人們只看淘寶推薦的。有些產品在淘寶根本就搜不到,即使你店鋪里明明有。

        要搶眼球,沒有比互聯網更好的東西?;ヂ摼W是人人可以用的東西,即使是巨頭和巨頭之間,搶奪眼球還是要靠實力。這些實力,就是網紅,色情,直播,獵奇,博彩,游戲,段子手,策劃師?;ヂ摼W所謂的“用戶黏性”,其實是兩個方面的代名詞:綁架和成癮。

        綁架的典型例子是巨頭打造的社交網絡和支付手段。

        總體上講,成功的互聯網企業的吃相都是相當難看的。

        13、

        但是,要打造品牌,卻離不開互聯網。

        互聯網圈的吃相非常難看。一個從事水軍業的朋友對我說,當初他們收誰的錢就罵誰,兩部電影上映時,雙方錢都收了,雙方都罵了,所以兩部電影都沒了票房。

        當初北京798望京和頤酒店的一件很小的治安事件,導致全國的沸沸揚揚,導致北京政府的大掃黃,也可能因此導致某人大校友的間接死去。

        這樣一件很普通的治安案件,一大堆大V不約而同地轉,你以為背后沒有公關公司的運作么?沒有競爭對手的資金介入么?反正我是不信。

        互聯網上,一次公關危機,甚至一次謠言,就可以毀掉一個品牌。也可以短短幾個月就炒紅一個品牌。如果你不熟悉互聯網的運作,沒有自己可以掌控的互聯網平臺,幾乎沒有打造品牌的機會。而對手時刻可以用各種謠言和水軍滅了你。

        所以大家都要購買各種互聯網媒體,購買水軍,購買自媒體,購買百度關鍵詞和各種廣告競價。

        14、

        沒有溫州本土的互聯網媒體,是溫州打造品牌最大的困境。

        首先是地方不能形成品牌。談到溫州貨,還是和假冒皮鞋、溫州發廊之類的東西連在一起。溫州唯一成品牌的是溫州商人:敢想敢干,敢為天下先,善于抓住商機。

        但是溫州是一個非常遭恨的地方。2011年溫州企業連環擔保破滅,房價腰折,企業破產,地方損失1600億?;ヂ摼W上到處是一片幸災樂禍的聲音,說你們溫州炒房團也有今天。說溫州人就是連環擔保詐騙銀行,所以溫州老板跳樓的跳樓,跑路的跑路,都是惡有惡報。

        如果是北京遭受溫州這樣的房價腰斬,你以為是什么樣的結果呢?

        我猜想互聯網上是一片聲討政府的聲音,是對買房人民的無比同情,是公知煽動成千上萬的人去制造群體事件,而政府被互聯網輿論綁架,用各種手段去穩定局面,減少地方損失,會用納稅人的錢去救北京。

        因為全中國的言論權,一半以上在北京。

        溫州本來是個很有文化底蘊的地方。溫州人的商業誠信其實比大多數地區的商人更好。

        但是沒有互聯網話語權,地方會被妖魔化。

        溫州不能奢望有央視、央廣、人民日報、新京報、南方報系這樣的媒體,也不能奢望這些媒體的人三天兩頭到溫州采訪——除非你動車相撞了,房子倒塌壓死一大群人了,大批老板跳樓自殺了。

        溫州沒有網易、新浪、騰訊、百度這樣的門戶。也沒有今日頭條這樣新興大流量媒體。沒有任何在全國有影響力的互聯網媒體。在溫州創業要想出名,你得比北京創業者多n倍的能力。

        打造溫州本地品牌,更是難上加難。

        15、

        溫州最需要的是互聯網話語權。需要引入強有力的為溫州人說話的互聯網媒體,需要為溫州正名的寫作人,為溫州打造品牌形象的自媒體。

        溫州不僅需要阿里巴巴和豬八戒這樣為企業打造電商服務的互聯網企業,更需要打造溫州地方形象和企業品牌的互聯網體系。

        靠宣傳部的那點“宣傳矩陣”,是遠遠不夠的。

        現在溫州的形象宣傳,主要靠在各地經商的溫州商人。但是他們是商人,并非專業的溫州形象打造者。

        需要扶持一批面向全國的本土的互聯網媒體和自媒體,打造一批與溫州緊密相連的寫手,出版一系列宣傳溫州形象的書籍。

        需要引入的產業是對地方品牌包裝、傳播的產業,是對企業品牌進行包裝設計的產業。這些產業,是最有效的。

        因為一雙皮鞋可以賣一百元一雙,也可以賣一千元一雙。如果是沒有品牌的制造業,現下一雙鞋利潤五元十元,遵紀守法的企業去掉五險一金、各種稅負、環保開支,基本上是瀕臨虧本的。

        一旦打造為優秀品牌,一雙鞋的利潤可以有一百元,甚至一千元。

        在地方品牌打造方面,最值得學習的大概是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他把一個建國時期總人口僅有180萬的第三世界小島,變成在世界上知名度頗高的國家,打造品牌的能力,可謂出類拔萃。

        16、

        現在的地方官員,急于引入高學歷的人才,和高新技術項目,卻不善于對當地的人才和項目好好包裝扶持。

        我再回到趙章光先生的101毛發再生精。以下引用內容,摘錄自趙章光先生的報道《我能活到130歲》

        歷經六年時間(1968-1974),通過無數次的試驗,趙章光配制出“101生發酊”,讓脫發患者的頭頂上重新長出了青絲。

        然而沒等趙章光大展宏圖,質疑的目光和責難的聲音先飛過來了。有關部門不相信一個連初中都沒畢業的農村赤腳醫生,能治好高難度的脫發頑疾,懷疑他只是一個賣假藥的江湖騙子。

        有一天,趙章光家的診室突然間被封條封上了,而且封條上蓋著衛生局的大印。兩張封條猶如兩根利箭,刺痛了趙章光的心,讓他萌生了出走的心。腿長在自己身上,偌大的樂清容不下自己,我就到別處試試。一技在身,就不信闖不出個名堂。于是,趙章光第一站選擇了溫州。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在溫州他也是處處碰壁。據說,趙章光還在望江碼頭到甌北的渡輪上行過醫,不過他感受到的是不屑的目光,這座城市沒有人相信他。

        當年的不少溫州人,都曾經多次在望江路安瀾亭碼頭到甌北的輪渡見過這位潦倒的趙章光先生?;蛟S還記得他信誓旦旦說“我家住樂清xx鎮xx村,無效你到我家退貨”,“一瓶五毛,二瓶一塊,買二瓶送一瓶,賣三瓶送二瓶”。

        轉機出現在寧波,他開始在一家旅店里掛牌行醫,并和當地一家小醫院合辦脫發門診,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效果。然而,好景不長,老家的程咬金們又盯上了他。傷心的趙章光只好打道回府。

        不知道是誰將趙章光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告訴了新上任的縣委書記吳正平,由于書記的干預,趙章光的境遇有了很大的改變,不過他依然無法取得行醫資格證明,他想請縣衛生局組織醫學部門對“101生發酊”進行檢驗,也得不到幫助。吳書記是個識才惜才的伯樂,親自出面跟縣醫院協商,想請他們騰出一間房子供趙章光開設脫發門診,不想卻碰了個軟釘子。對此,書記也無可奈何,因為他不能干涉太多。

        對于趙章光來說,重要的轉機出現在1983年。一次,他在朋友家偶遇《浙江工人報》記者潘國均,聽了趙章光的故事后,記者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不過,該記者和他所在的報社非常慎重,跟蹤了幾個月,親眼目睹了一位新聞同仁近乎禿頂的腦袋長出頭發后,才予以報道。趙章光的名氣迅速地在浙江省傳開,他被邀到杭州市巡診,出奇地受歡迎。遺憾的是依然好景不長,因為發生了同行相嫉的事情,趙章光又一次被迫打道回府,回家醫治心靈的創傷。

        趙章光的第一次轉運,是來自媒體的報道?!墩憬と藞蟆吩诋敃r的浙江是有很影響力的。媒體第一次顯示對品牌打造的力量。

        1985年,幸運之神降臨,千里之外的鄭州朝他伸出了橄欖枝。鄭州市管城區衛生局長呼育華是位剛從部隊退役的官員,非常務實,也有魅力。了解清楚趙章光的情況后,立馬表態:“這樣好人才浙江居然不要,我們鄭州一定要!我們要給他提供一個好環境?!苯又种甘竞献麽t院派專人帶著聘書去迎接趙章光。

        在鄭州,趙章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熱情歡迎;在鄭州,趙章光如魚得水,不停的接待一個又一個的患者,忙的不亦樂乎;在鄭州,新華社對他進行了采訪報道;在鄭州,區科委、區衛生局牽頭組織了“101生發酊”科技成果鑒定會,產品順利通過省級鑒定。

        新華社河南分社于1985年9月22日發布了一篇電訊稿,以翔實的數字為依據,介紹趙章光和他的101。正是這篇電訊稿,讓北京市民政局屬下的民政工業總公司知曉了趙章光的本事。

        趙章光終于接受了京城拋來的繡球。在維持鄭州現狀的情況下,趙章光移居北京,翻開了他人生最精彩的篇章。

        北京方面的禮遇不亞于鄭州,待遇遠高于鄭州。趙章光是三顧茅廬請來的,北京方面如獲至寶。1987年4月17日,他們特意為趙章光舉行了一個新聞發布會。當天,設在北京宣武門內大街的門診部就排起了長龍,隨后的幾天,都是這種情形。三個月后,初診時半信半疑的患者,完全信服了老趙。更奇葩的是部分患者竟然自發的、賣命地替趙章光做起了義務宣傳員。一個說:“一個女性,沒有頭發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一個接著說:“趙代夫再造了我的人生,我全家都感謝101?!?/span>

        由鄭州到北京,短短幾個月,趙章光的名字在京城家喻戶曉。同年9月,趙章光來到了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他被推薦參加第36屆“尤里卡世界發明博覽會”評獎。憑著無可置疑的療效,以及安全、無痛苦等優點,以絕對優勢獲得了本屆博覽會個人發明的最高獎“一級騎士獎證書”。隨即,世界各國的媒體將101稱之為“神奇的東方魔水”,老趙本人在國內受到了英雄般的迎接。

        17、

        我舉趙章光的例子,是為了說明幾點:

        溫州曾經出過趙章光這樣一個寶物,他在溫州卻窮困潦倒。最后鄭州區科委、區衛生局牽頭組織了“101生發酊”科技成果鑒定會,產品順利通過省級鑒定。北京把他當寶貝,給他辦公司,把大筆稅收留給了北京,這說明了什么?

        以趙章光本人的能力,他是無力打造品牌的,他也沒有能力獨自創辦一家公司。但是在鄭州和北京,有地方政府官員的賞識和扶植。

        趙章光的成功,有2個轉折點,一個是《浙江工人報》的報道,另一個是新華社的報道。

        趙章光若是沒有被媒體報道,沒有去鄭州和北京這樣的中心城市發展,一直留在溫州,他的命運,大概還是在安瀾亭到甌北的輪渡賣光頭藥水,三天兩頭被有關部門驅逐罰款。

        如果溫州有更多的吳正平這樣的有見識的領導,有很多記者和各種媒體,并且在互聯網時代還有很大的影響力,趙章光的毛發再生精或許就會在溫州落地,為地方政府貢獻遠遠不斷的稅收。

        溫州引入高技術產業、引入高學歷人才,是不現實的。要撒泡尿照照,溫州在國家眼中算什么?一個沒有土地、沒有資源、沒有高技術人才、周邊都是高山、對周邊沒有輻射力的城市,搞好搞壞都沒有關系。對國家而言,杭嘉湖平原、蘇州、寧波,都有比溫州好得多的條件,國家投資或政策優惠的回報率要高得多。

        G20,給了杭州。國際互聯網大會永久基地,給了桐鄉。單列市,給了寧波。自貿區,給了舟山。長三角經濟區一直劃到臺州,卻不包括溫州。

        長江經濟帶,浙江有6個城市:浙江:杭州、嘉興、湖州、寧波、紹興、舟山。長三角城市群,浙江有8個:杭州、寧波、嘉興、湖州、紹興、金華、舟山、臺州。

        金華義烏寧波舟山正在打造一個義甬舟開放大通道,官方介紹如下:

        “包括金甬舟鐵路在內的義甬舟開放大通道的建設,就是要將金華、義烏和寧波舟山港連接起來,通過大通道建設,實現強強聯手,建立起‘買全球、賣全球’的貿易格局,對內輻射‘長江經濟帶’,對外輻射‘一帶一路’?!?/span>

        意思是溫州和麗水以后不過是義烏和寧波的腹地。

        溫州對國家的貢獻,就是源源不斷為各地提供創業的企業家,為各地創業承擔商業黃埔軍校的任務。三百萬人在各地創業,而本地經濟日益衰敗。

        以溫州的特殊方言和熟人文化,溫州人婚姻的排外性,外來高學歷人才是不容易留下來的。

        溫州更不能指望政府投資送你一堆985大學和研究所。別忘了當初的溫州大學是民間籌錢辦的,溫州機場是民間籌錢辦的,溫金鐵路是民間籌錢辦的,龍港農民城是農民自己籌錢辦的。

        溫州最應該做的,是在本地產業的優勢基礎上,扶持打造地方文化品牌和企業文化品牌的產業——互聯網媒體、文化挖掘、文案、出版、公關、策劃、設計、文化傳播。這些才是事半功倍的。



        堅持日更,不出意外的話之后會每天19點左右發文,歡迎交流。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簡書追飽醉豚的日更哦~

        2019香蕉在线观看直播不卡,好爽好黄好刺激的视频,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国产欧美视频综合二区